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新任英语教师 第三章 下学后强姦的气味

时间:2018-01-21
「喂,中西,你不觉得西城老师最近怪怪的吗?」
  中午休息时,两个男学生坐在圣都学校校园角落的树荫下谈话。叫中西的有英俊面貌的学生听了对方的话以后,表情突然生动起来。
  「一条,你也这样觉得吗?」
  留小平头的一条有一副马面孔。在全脸中唯一像样的鼻头上,冒出青春豆。这两个人都是三年B班的学生,同时仰慕新任英语教师的西城美穗子。
  「不像以前开朗了,而且脸色也不好。金井还偶然看过在走廊角落哭泣。」
  「是失恋了吧!」
  「开什么玩笑,西城老师没有爱人,我打听过了。」
  「你也够傻了,不可能告诉你那种事。」
  「说得也是。如果我有西城老师那样的爱人,我会每天都干几次。」
  「一定很美,那样丰满的乳房,细细的腰,圆圆的屁股……啊……真教我兴奋……强姦西城老师吧!」
  「中西,你这不是认真的吧!」
  「当然是假想的。」
  「假想强姦,很有趣,我们来干吧!」
  「首先需要决定地点。」
  「老师的公寓最合适,我们说有不会的地方去请教。时间是九点多钟,老师刚洗完澡,穿粉红色的睡衣出来。」
  「笨蛋,老师怎么可能会穿睡衣出来见学生。」
  「说的也是。那么,穿牛仔裤和T恤怎么样?」
  「好,好。我早就想让老师穿一次牛仔裤。她的腿很长,一定很好看。」
  「进入房里后,老师儿给我们端出咖啡。听说老师住的公寓是二房一厅,这是说隔壁就是卧房,里面有床铺……。喂,怎么办?要抬到床上去,还是当场就……」
  「一条,不要急,我们先慢慢享受咖啡吧!趁这个时候仔细观察老师的生活」
  「你真够冷静。平时看到她的人就会勃起的,你想想看吧!就在旁边有那位西城老师。因为刚洗完澡,还有很香的香皂味道,头髮是束起来的,还有一些头髮散乱在雪白的脖子上。而且只穿一件T恤,又大又美的乳房随着她的动作摇动。啊,我忍不住了,绕过桌子去……」
  「不要急,攻击之前先拜託看看」
  「别开玩笑了,你想说老师请和我们性交吗?」
  「当然不会那样无聊。老师求求你,让我们看一看老师美丽的身体吧!我要为青春留下回忆,永远刻画在我的脑海里。」
  「那才叫胡说,绝不可能答应的」
  「不行吗?那只好强姦了。趁我拿出英文课本问的时候,你就从后面抱住她。」
  「好的。我就从西城老师的后面抱住她……」
  X  X  X  X
  「哎呀!」
  西城老师扭动上身想甩开一条。可是一条抓紧乳房不肯放鬆。老师的脚踢到桌子,咖啡杯倒了。
  「你们这是想干什么!」
  看到老师清澈的黑眼睛瞪他,中西在剎那间有了犹豫,可是强烈的性慾又立刻佔有他的心。
  「老师!我,我……」
  中西推开桌子,虽然在肚子和胸上挨了老师踢几次,但总算把老师的双脚抱住。因为两个男生一起动手,西城老师也没有力量应战,很快从挣扎的身上掉下衣服。
  「果然和我想像一样,好漂亮的身体,看她的乳房,就像皮球一样,摸在手里好舒服。」
  一条马上开始抚摸乳房。
  「快看老师的内裤,是半透明的,还有这些毛有多美。」
  中西的视线凝视西城老师的大腿跟不动。那是有白蕾丝边的内裤,透过薄薄的布,朦胧地的在大腿跟上看到黑色的草丛。
  「一条,你要把老师压紧,我要闻一闻内裤的味道。对不起,老师,给我闻一闻这里的味道好吗?」
  「傻瓜!到这时候那里还有用请求的,快一点干吧!」
  中西把老师挣扎的两条腿扛在双肩上,把头插入大腿之间。
  「不要这样,中西!你还是班级委员呢!」
  「不要再拿出老师的威风了,只要脱光了以后,你也是女人,我要吸一下乳房了。」
  原来抓住双乳的一条,把上身压在上面开始舔乳头。把头插在大腿间的中西,鼻子顶在内裤上,闻起老师的味道。
  「啊,不要这样……」
  西城老师的抵抗逐渐衰弱。
  「喂,中西,我们两个换位置。」
  原来舔乳头的一条,突然抱起老师丢下沙发上。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中西的头还不肯离开大腿。一条急了,抓住他的头髮强迫离开。
  「也要我闻一闻。你去摸乳房吧!那是很舒服的。」
  一条换过位置后,很迅速地从西城老师的屁下内裤,粗暴地分开大腿,就低下来,把头埋在女人的大腿间。
  「啊……不行……」
  用力挣扎时,西城老师身体几乎从沙发上掉下来。此时中西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而且想藉从上面压迫乳房使女人的身体固定。
  现在是有西城老师漂亮的裸体躺在沙发上。束起的头髮散开,有一半的脸被头髮盖住,从半开的嘴看到雪白的牙齿。
  一条紧张地上气不接下气,就这样拚命在发出光泽的黑草丛下,对着美丽的花瓣舔来舔去。这样被舔过的蜜唇,逐渐改变原来的形状,开始露出里面粉红色的粘膜。
  这时候的中西,急得不得了。一面缓慢地抚摸隆起的乳房,拚命地扭转身体,想看心里响往的西城老师最神秘的地方是什么样子。可是他能看到的只有一条的头和一片黑色的丛草,终于忍不住地说。
  「一条,也该给我看一看」
  当一条抬起头时,看到那里有一朵染上颜色的花唇。
  「好棒!」
  说完就推开一条的头,抱住西城老师的大腿,就向肉缝冲过去。
  一条急忙想拉开中西,但已经来不及。中西像疯狂似地把头上下摆动,拚命地舔女人的裂缝。一条看没有办法阻止中西,就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
  从内裤里露出一条的肉棒,兇猛地耸立,兴奋地全身都染上粉红色。一条暴露出自己的男性象徵后,就抓住中西蓝色的运动上衣,强迫他的头离开西城老师的股间。
  「我已经忍耐不住了。看这种挺起来的样子吧!」
  「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当然也当干呀!」
  「可是我已经準备好了,应该让我先干!」
  「不行,我也要干!」
  「你们这是干什么!」
  就在两个人争执的时候,西城老师已经起来坐在沙发上。
  「糟了。这样就达不成目的。中西你快过去压住老师。」
  中西乍一下舌,只好过去推倒老师,把脸靠在胸前的乳沟上,用力地吸入女性甜美的芳香。
  「中西,快放开我!」
  老师扭动上身、肚子、大腿挣扎。因为抵抗得很激烈,一条一直没有办法採取插入的姿势。不过终于让自己身体进入双腿之间,完成希望已久的攻击姿势。但这一次似乎又找不到目标的洞口,粗大的下身只是在溪谷之间徘徊而已。就这样没有多久后发出傻呼呼的叫声射出来了。
  X  X  X  X
  「中西,怎么可以这样,我可不是在达成愿望之前就会随便射出来的人,你可不能做这样的幻想。」
  「不,一条,你太急了。既然要强姦,就该好好享受。比如说让西城老师採取狗爬姿势,从后面仔细观察,你看这方法好不好。看老师赤裸的股,就是我的梦想。」
  「你平时一付圣人君子的样子,没想到还真够色。好吧!我们就仔细观察屁股的洞,然后在那里舔……我好像兴奋起来了。」
  「我早就硬绑绑了。」
  坐在校园角落的二个人,同时拉出勃起的肉棒,用手紧上下套弄。
  三年A班的吉日友惠昨天接到全校最大的坏蛋龙村修一的价言「明天中午休息时到校园净化糟的后面来。」虽然不知道叫她去的理由,但对方既然是龙村,绝不可能安然无事。友惠想找级任老师商量,但又怕引起对方的怨恨,犹豫很久后,还是到指定的地方去了。
  在那里除了龙村外还有一个男生,是同班的野口雅也。
  「听说你拒绝野口的约会,野口是我的好朋友。你敢让我的好朋友丢脸……今天我一定要你答应。」
  经过他这么一说,确实记得大约三个月前,拒绝一起去看电影。
  「可是……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她那像洋娃娃的圆脸,已经变成苍白。几乎是本能地双手抱在胸前。
  「我不管那个。你究竟答不答应和野口约会?」
  经过一百八十公分高,八十公斤重的龙村胁迫,友惠不由得感到害怕。可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产生和长得难看的男生约会。如果答应约会,一定会要求佔有她的身体。
  「……」
  「那么就在这里,让野口达成愿望吧!」
  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友惠在后背感到产生一股寒意,身体颤抖,同时拚命想有没有方法从这里逃走。
  「不,不能这样,未免过份单方面的说词了。」
  想到转身就逃走……可是又想到大概跑不到几公尺就会被抓住。所以不敢妄动。听说有不少学生因为反抗龙村而受伤。
  「什么单方面不单方面!野口是想和你性交,对不对,野口!」
  给人迟钝感的野口长满青春豆的脸孔,露出黄色的牙齿傻呼呼地笑了。友惠在过去虽然有接吻的经验,但一直都保护自己的处女,因为她準备将来奉献给自己真正喜欢的男人。宁死也不愿被野口这种男人佔有,但就这样逃去,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喂,把裙子拉起来。」
  意外的命令对友惠发出。
  「饶了我吧……」
  哭丧着脸哀求,友惠同时慢慢向后退。
  「敢不听我的话?你的皮肤发痒了吗?」
  龙村好像马上就要扑过来的样子。友惠感到害怕,不得不稍许拉起裙子。露出可爱的膝盖头。这时候龙村露出好色的眼睛,要她更抬高。友惠没有办法,只好又拉起一点,这时候出现丰满的大腿,还有内裤包围的下腹部。
  「噢?很不错的样子嘛!看吧!是蓝色花纹的内裤。她一定还没有过男人的经验。」
  听到龙村这样说,野口只是傻呼呼地笑,一句话也不说地看着友惠的下体。俗语说如果有洞想钻进去,大概就是指这种情形。过份的羞耻感使友惠感到头昏。雪白的双腿轻微颤抖,说明了友惠现在的心情。
  「野口,把她的内裤脱掉!」
  野口早就等这个机会,立刻到友惠的身边脱下。友惠是反射地放下裙子,夹紧大腿。
  「求求你们,不要这样……」
  友惠开始抵抗,但没有能持久。不知何时龙村已经来到友惠的背后,把他从身后搂住。
  「野口,我从后面控制住她,你赶快干吧!」
  这个时候野口的双手从大腿向上摸,抓到内裤的腰上。
  就在这剎那,凉凉的风从股间的空隙吹进。野口把友惠的内裤脱下后,立刻把头伸进裙子里。
  「哎呀!……」
  友惠不由得惨叫,但龙村的手立刻堵住她的嘴,这时候大腿被野口强迫分开,湿湿的舌头在大腿上爬。
  X  X  X  X
  「啊……不行了……要射了……」
  一条从裤子里拉出来的肉棒。猛烈地射出乳白的液体。
  「喂,一条,你刚才有没有听到女人的惨叫声?」
  先一步射出过剩的慾望,露出爽快的表情整理衣服的中西,问正在使身体痉挛的一条。
  「我怎么会知道。你该明白我是顾不得那种事的时候。」
  一条不高兴地翘起嘴。
  「不,我确实听到。好像是在净化糟的后面,去看看吧!」
  还没有说完,中西已经开始奔跑。
  「中西,不能这样。」
  一条急急忙忙把还没有完全软化的肉棒收进裤子里。在中西身后追上去,他们原来距离净化糟不到十公尺的位置。
  中西知道净化糟的后面有墙挡住,不容易被人看到的地方。悄悄从墙边看过去时,不由得倒吸一口气。因为他看到有一个大块头抱住一个正在挣扎的女生。
  「喂,一条,快看那里。」
  「有人吗?」
  探出身体向空地看去的一条,又急忙收回身体。
  「那个女人不是友惠吗?」
  「对方可是龙村呢!而且还有一个人,把头伸进友惠的裙子里。」
  「什么,我来看一看……哇!内裤还丢在旁边。」
  一条好像很羡慕地伸出舌头舔嘴唇。
  「是在舔友惠的那个东西。而且友惠好像不愿意的样子……怎么?要不要去阻止?」
  「可是对方是龙村,弄不好我们会被打个半死。」
  「那么,我去找老师来,你在这里监视。」
  话还没有说完,中西已经开始奔跑。
  「喂,中西……」
  一条在心里想他真爱管闲事,可是再回头时,那边的情况有了变化。原来头伸进裙子里的人,现在露出头了。
  那不是野口吗?这个笨蛋……。
  他和野口是国中时代的同学,有一个时期还经常在一起玩。
  「野口,怎么办?要打一炮,还是要她吸吮?」
  用一只堵住友惠的嘴,另一只手从学生制服上抚摸乳房的龙村,气呼呼地问野口。
  「我……要她吸」
  野口露出不怀好意的傻笑。
  友惠在心里想,我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想像那种情形全身都不舒服,在龙村的怀里拚命挣扎。
  「听到没有,他想叫你舔。你给我听清楚不可打坏主意。很简单,就像舔冰淇淋那样舔就可以了。野口,你还在等什么,快把你的东西拿出来!」
  野口急忙鬆开腰带,学生裤和内裤一起向下拉,立刻出现硬绑绑的肉棒。和他的身体一样,圆圆短短的。
  友惠被龙村逼的採取跪姿。
  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遭遇……。
  虽然气得想大声哭,可是面对两个大男生,一点办法也没有。现在大概只有乖乖地听话了。
  为了她容易舔到,野口把耸立的肉柱向前拉倒,送到友惠的面前。立刻有一股刺鼻味道冲进鼻孔里。
  这种样子真丑……友惠在心里想。当然,如果对方是喜欢的男人,也许不会有这样的感觉。因为对方是这样的人,把第一次看到男性勃起的东西,要含在嘴里实在不情愿。
  我就是死也不肯把那种东西含在嘴里……。
  「开始给他舔吧!」
  龙村从后面推友惠的头,友惠拚命地抗拒。在这时候龙村捏住友惠的鼻子,就在呼吸困难张开嘴时,野口趁机会把肉柱尖端塞住嘴里。
  「你对我听清楚,如果用牙齿咬,我不会饶了你!」
  龙村一面说,一面扭转友惠的左臂。友惠无可奈何地放鬆下颚的力量,让肉棒的尖端进入嘴里。这时候野口已经呼吸急促,露出感谢的表情继续向前挺肉柱。
  「你连这个都不会,我来教你吧!把嘴张大,含在嘴里。」
  左臂被扭的非常疼痛,友惠想只好认了,把可爱地嘴张开成O形允许对方进入。
  「含住以后,要用舌尖舔……你不是会做了吗?而且还很香吧!」
  当然友惠不可能有多余的心情去享受男人肉棒的滋味。屈辱感和气愤,再加上奇妙的刺激,使友惠的头髮完全混乱。另一方面野口显得非常高兴,从前头鼻子不断发出哼声。
  「到这个时候不要再装淑女了,舌头要动快一点!」
  脖子被龙村抓住,友惠忍耐着呕吐感,只好继续舔野口的龟头。
  「男人的味道也不错吧!」
  龙村的手突然伸进裙子里,开始时沿着裂缝游动,但随着湿润慢慢进入深处。
  「 不要!不能这样!太过份了…… 」
  虽然扭动屁股,但这一点力量自然不能使进入裂缝里的手指离开。
  就在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下体上时,野口趁机会让他的肉棒在友惠的嘴里进进出出。碰到喉咙时,友惠几乎感到窒息,但因为自由被控制,自然没有被法吐出肉棒。只有嗯嗯地哼着忍耐,脸已经变成通红。
  野口不顾一切地抽插的动作加快,而且嘴里发出罹患热病般的声音。
  「呜……」
  不久,野口肉棒的尖端突然开口,粘粘有如熔岩般液体间歇性地冒出来。友惠感到惊慌,把积在嘴里温温的液体,连同呜咽一起吐出去。可是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突然被后面的龙村推倒在地上。
  「现在轮到我了。」
  「啊,求求你,不要了……」
  友惠哭着哀求,但对方不是肯答应的人。伸手拉起友惠的裙子时,圆圆的屁股露出在阳光下。从臀部的沟里隐藏的溪谷,和本人的意志无关的,证明性慾的蜜汁发出光泽。
  「真是好屁股呀!」
  龙村露出满意的表情看着女人的裂缝,然后就褪下长裤和内裤,暴露出兇恶的武器,然后在友惠的身后。好像检查有什么感觉的用手拍打双丘。然后握住粗大肉棒的根部,引进屁股的夹缝,在神秘的溪谷边上下磨擦。
  「啊……不能……不要那样!」
  友惠产生难以形容的焦燥感,忍不住扭动下体。
  「喔?舒服了吗?装做圣女的样子,实际上也是好色的女人。这里是最敏感的地方吧!」
  龟头顶到女人最敏感的突出部。
  「啊……」
  友惠不由得扭动屁股,双手在地面上乱捉。不知何时蹲下来的野口,伸手进入制服里,好像很舒服似地玩弄着友惠的乳房。
  「嘿嘿,愈来愈湿了,已经能拉起一条线,大概可以插进去了。」
  就在龙村调整一口气,準备採取真正的插入姿势时。
  「不准动,龙村!」
  突然这样传来锐利的声音。
  「啊……糟了!」
  首先是抬起头的野口发出惊吓的叫声。龙村回头时,看到带到两名男生的三年B班的导师成赖达也站在那里。
  「可恨……」
  龙村一面说一面站起,拉起裤子就没命的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