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恶欲之源 第二十八章 假装的圣女

时间:2018-08-09
今天已经是我留在日本的最后一天了,我在成田机场呆呆坐着,由于班机延迟,我只好独个儿呆坐着。由于世界盃将至,师父已变得越来越忙碌,在将樱夜美夕以走私方式送返港之后便重新投入工作,近来简直忙得不可开交。而师母亦忙着新唱片的工作,没有时间来送机,反而翼前辈却由北海道走来送行,不过听闻他的主要目的其实是打算找师父预订两张世界盃总决赛的最佳观战位置门券,用来还我欠下的人情债。
  不过其实他们也不是我最想见的人,一想到我最深爱的仲间由纪惠,我肩上的伤口已不期然生痛起来。回想起那一夜,我默默地等候着死神的降临,这已经是第二次如此接近死亡,不过我最后仍然是死不去。当我由迷糊中清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我察看着自己的伤势,由纪惠早已为我包扎妥当,她的那一刀最后也不能狠心下手,稍为一偏只插入了我的肩膀。我坐直了身已发觉惠亦早已清醒过来,正站在窗边呆呆看着出面的风景。
  我从后紧紧抱着她,吻上她动人的耳珠,不期然问︰「为什么不杀死我?」惠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道︰「你愿意为我放弃一切,娶我,与我一同生活吗?」我知道历史再一次重演,只不过上次是师父与法子师母,而今次则是轮到在我与由纪惠的身上。
  我默默地想了一遍又一遍,最后道︰「如果我不是月夜奸魔的话,恐怕我一生也不会遇上你,由此可知上天早已注定了我要当奸魔,所以我只可以抱歉的告诉你,我不能。但是我却想告诉你一件事,就是我对你的爱是真的,而且直到永远。」由纪惠深深的注视着我,泪水已不受控制的再次涌出,是伤心的泪?是失望的泪?我不知道,我只听到她对我说︰「求你再一次爱我,因为今夜过后,我不想再见到你。」
  我再一次紧紧地揽着由纪惠,我们相爱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我们俩的体力用尽,我们仍紧紧揽着对方的身躯。我再一次吻上她性感的红唇︰「惠,我向你保证,只要我能活下去,终有一天我会再此回到这里与你一起过你所喜欢的生活方式,但是在那一天来临之前,我希望先找到自己人生的目标,并且尽自己的所能去完成它。」由纪惠以热烈的吻回应,而我则在她的体内猛烈的抽动着,并且注入我所有的生命精华。
  「前往华盛顿的一七三号机乘客最后召集。」无情的广播打断了我的思维,我默默地站起身来,是告别日本的时候了,但是我对自己保证︰我一定会再次回来。就在这一刻,我最想见的人终于都出现了,由纪惠紧紧的扑入了我的怀中,用尽力气地拥吻着我,最后道︰「我会永远等你,你一定要回来。」我含笑点了点头,已转身挥手走进了登记屏内。
  坐在头等机位的我透过机窗看着日本这美丽的岛国变得越来越细小,最后终于消失在视野之外。我惊觉到自己的泪水竟流落到衣襟之上,是我这冷血的奸魔其实仍有人性的存在吗?还是与由纪惠的相遇令我的人性重新甦醒?不过无论是哪一样,我都已经决定了,只要我一天仍是月夜奸魔,我就不会再见我心爱的由纪惠。
  我躺在酒店宽阔的床上,身体虽然疲倦却仍不能入睡,于是我从行李箱中的暗格取出了文件,我就是为了它专程而来的。我细心的阅读了一次又一次,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任务当中所写的目标是少女歌手小甜甜布兰妮,这没有什么好奇怪,但是委託人那一列却几乎令我惊叫出来。今次的委託人竟然是英国皇室,与及梵蒂冈教宗,那真是令人意想不到。
  英国皇室好像一早已经不满布兰妮经常引诱他们的小皇子,而梵蒂冈刚巧亦不满布兰妮要求策封为圣女的要求,只要能够证明布兰妮不再是处女,那就万事大吉,所以今次竟联合起来出钱请我奸布兰妮这淫娃。
  由于长时间的旅程,我也实在需要休息,乘离行动还有五、六个小时,正好让我小睡片刻。午夜里的比华利山更见豪华,我偷偷翻过了围墙,已潜入了布兰妮的豪宅之内,今夜这里将会上映一幕惨烈的强暴戏。由于已是半夜的两点,所以大屋之内的守卫未见深严,我避开了巡逻的警卫,潜入了大屋之内。终于安全了,我顺利的抵步,现在剩下的就是好好玩弄布兰妮这美丽的猎物。
  由于这种大屋通常都以某一种特定的形式设计,所以我非常轻易便找到主人房的位置,还有床上那活色生香的睡美人,我像猫一样轻快地潜入了室内,锁上了门窗,同时开启了室内的隔音层,以确保布兰妮待会的叫床声不会扰人清梦。
  我在房间的四周同时架起了摄录机并一一开着,这套五级强姦猛片可是要寄给教宗的,我当然要製作得尽善尽美。
  在布置好后,我轻轻将室内的灯光亮起,转成柔和的昏黄色,令室内的景观变得清楚,才慢慢走到布兰妮的睡床前。
  这婊子睡得真熟,在我完成一轮工作后竟仍未发觉到我这陌生人的入侵,令我只好进行第二部的计划。
  我轻轻躺在布兰妮的床边,将她那粉红的丝质睡袍由裙脚慢慢拉起,让布兰妮的一双雪白大腿暴露在灯光之下,我轻吻着她那柔软的大腿,并以舌尖一分一毫舔弄着她腿上的肌肤,我来回的扫抹了几次,最后舌尖更集中在布兰妮的大腿根部,那是一条襄着花边的诱人内裤,鲜嫩的丝质粉红正好与布兰妮身上的睡衣配成一套的。
  我留心着布兰妮的反应,并轻轻将她摆成了大字形,双手同时袭上了布兰妮的内裤边沿,一左一右的同时向下缓缓拉扯,我不时留意着布兰妮的反应同时控制着力度,令我觉得自己好像在拆爱尔兰共和军的炸弹一样。好不容易我才将布兰妮的内裤整条拉下,展示在摄影机之前,同时布兰妮的禁地亦全面暴露在我贪婪的目光之下。
  我以舌尖轻舔着布兰妮的柔软阴唇,她那细嫩的少女阴唇跟她的睡衣也是一套,同是粉红色的,相信她那可爱的小乳头也是一样的吧!想着想着,我已亲自动手找寻答案,我以利刀先将布兰妮的睡衣肩带割断,再从中将整件睡衣剖开,令布兰妮变成我胯下赤裸裸的待羔羊。果然是粉红色的乳头,我一边淫笑着一边吸啜着那嫩滑的蓓蕾,同时手指开始挑逗着布兰妮的花唇。真想不到小小年纪已有如此丰满的上围,凭我的手感那可是有足足三十五寸的超凡水準,布兰妮不知道是不是正发着春梦,少女的蜜唇早已流满了淫蜜,等候着我这征服者的入侵。
  我将布兰妮的双腿更进一步的拉开,同时以双指将她的大小阴唇撑开,虽然与我以往所见的有少许不同,但仍清楚看到了布兰妮的处女膜,或许是中西方的分别吧?不过我已再不能冷静的思考下去,我飞快地脱去身上的衣服,是变回野兽的时候了。
  我将盛怒的男根对準了布兰妮的蜜穴,硕大的龟头不断磨擦着少女的花唇,令稠密的爱液沾湿了我的炮身。下阴不断受到攻击磨擦终于令布兰妮清醒过来,这却更合我的心意,我可不希望在她的昏睡中套去她宝贵的第一次。
  布兰妮惊觉到自己与陌生男人一同全身赤裸共躺床上,而男人更不断用阴茎磨擦自己的下阴,令布兰妮一下子知道了男人的意图,惊叫道︰「Stop!WhoAreYou?WhatDoYouWant?」真是蠢货一个,只要不是白癡也知道的,不过我仍耐心回答布兰妮这一个问题︰「RapeYou!」随即阴茎已重重的直插而入,尽入小甜甜体内那紧窄的小天地。龟头突破了布兰妮代表贞洁的女膜再狠狠的尽根而入,直撞在布兰妮的子宫口上。布兰妮同时流出了失身的落红,不对劲的感觉再次涌出,我将手指轻沾上布兰妮的处女血,用舌尖轻舔品嚐。
  我终于知道不对劲的地方,我曾奸过不少的处女,但肯定的是从没一个处女的处女血是有糖浆味的,我终于明白为何布兰妮这世纪淫娃仍是处女的原因,只因她的处女其实是人工的製成品,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有加上防腐剂。
  我重重一把掴在布兰妮的脸上︰「YouAreNotAVirgin?」早已吓得有如惊弓之鸟的布兰妮只得点点头。
  我只好将心中的怒火化作无比的性慾,誓以我的巨炮治死这淫娃。我将布兰妮的双腿以M字型的抬到我的肩膀上,龟头狠狠撞击着布兰妮的花心︰「ComeOn!ShowTime,EnjoyYourself,MyBigPenisWillBringYouToTheHeaven!」强猛的撞击令布兰妮痛苦的扭动着,我却以一双手紧扭着她的一双嫩乳来加强攻势,同时逐寸逐寸检查着她的乳肉,看看是否同是人工的製成品。
  「PleaseStop!」布兰妮狂哭着,同时乱踢着双腿,我狠狠的一口咬在她的乳房上,深深地在上面烙下我的齿印。
  「IWantToFuckYou!SoWhat?」一次又一次无情的摧残粉碎掉布兰妮最后的反抗,当我的双唇离开布兰妮的双乳时,少女雪白的乳肉亦已变得一片瘀青与及布满齿印。
  布兰妮终于明白到不能反抗男人的奸辱,只得任由男人重覆着猛烈的抽插,由于刚才只顾着反抗,布兰妮才一停下来便已体回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一下一下炮轰着自己的子宫,而自己的下身更早已湿得一片胡乱,沉醉在男人粗暴的抽插之中。
  布兰妮的双唇渐渐透出愉快的呻吟声,少女的脸颊亦因连续的高潮而变得晕红,每一下的抽插我也以龟头硬挤开布兰妮的子宫颈,直撞入少女的子宫壁上,令布兰妮生出子宫好像要被撕裂的剧痛。但是在剧痛中的布兰妮偏偏生出了比平常更强烈的高潮,少女的阴道死命的挤压着我的巨棒,不停蠕动吸啜着,爽得我不捨得停下动作。
  我乘着布兰妮又一次的高潮迅速反转她那被我奸得香汗淋漓的娇躯,母狗当然要以犬交式来抽插。我紧贴着布兰妮的粉背,双手已同时捏着她的一双巨乳,狂轰着布兰妮那淫秽的子宫,同时迫她跟我进行着情侣间的湿吻。我轻轻吸啜着布兰妮的小香舌,同时舔弄着她口腔内的每一个角落,下身则以不同的角落进行着反反覆覆的抽插。
  我猛烈地骑着身下这条叫做布兰妮的母狗,将她推上了一波接一波的高潮,布兰妮由最初的反抗变成了任由我抽插的动人婊子,同时发出着甜美诱人的叫床声,我当然要好好奖励这动人的淫娃,在一轮狂抽猛插之后,我将龟头狠狠插入了布兰妮的子宫深处,随即便将奶白混浊的精浆一浪接一浪的灌入布兰妮可爱的子宫之内。布兰妮亦感受到我在她体内进行洩射,勉力地进行着象徵式的反抗,同时哭求道︰「No!PleaseStop!」可惜她的行动却被我强壮的臂弯所阻,只得任由我以精液填满她子宫内的空虚。
  满足过后我由布兰妮的体内抽出半软的阴茎,一丝丝的精液因引力由布兰妮的阴道口倒流而出,我抚慰着疲倦得半死的布兰妮,一边道︰「Oh!YouGetAllMySemem!」布兰妮仍沉醉在高潮的余韵当中,任由我玩弄着她青春的躯体。
  我拿起床边一只布兰妮的CD,一边淫笑着一边读着后面的歌曲名︰
  1·IWillStillFuckYou
  2·WhatYouFuck
  3·Can'tMakeYouFuckMe
  4·BornToFuckYouHappy
  5·I'mNeverStopFuckYou
  6·BabyOneMoreTime
  7·OopsIDidItAgain
  一首首少女歌曲在我的口中变成了姦淫的台词,亦令布兰妮清楚明白到,只来一发的我是不会满足的。
  惊慌的布兰妮用尽余力想逃离我的身边,可惜我却抢先一步将她紧紧按在床上,刚回过气的阴茎已对準她的菊穴直插而下。一瞬间,少女发出了惨叫声,同时股间渗出了血花,令我明白到布兰妮的这里才是真正的处女,不过现在已经不再是了。我猛力地开垦着这块乐土,同时间中抽插着布兰妮前面的嫩穴,实行着同时轮耕与及轮姦的伟大抽插。
  我不愿将宝贵的精液浪费在布兰妮的直肠之内,于是我在将射出的剎那间,狠狠地抽出了深埋在布兰妮屁道内的阴茎,将火热的龟头抵在布兰妮清纯的俏脸上,喷射出白浊的精浆。
  我紧紧抓着布兰妮的一头金髮,令她不能作出任何闪避,直至精液布满她的脸上,涂上新一层奶白混浊的化妆。
  我逼布兰妮以她的小香舌舔乾净残留在我龟头上的精液,同时默默地享受着她的唇舌技量,直到布兰妮将我的兵器吹回作战状态。我一下子将布兰妮按回床上,同时将她的一双巨乳夹出一条乳缝,干什么?三十五寸的巨乳不来一下乳交实在是太浪费了。我从布兰妮床边的酒柜取来了一支XO,充当润滑油的倒在她的乳缝上,同时夹紧着我的阴茎,来回套弄着。
  在抽送的途中我以床单抹乾净布兰妮脸上的精液,同时迫她含着一大口酒,全因我要她一边喝酒一边吸啜着我的阴茎。布兰妮淫乱的本性在喝了不少酒后全面曝光,只见她有些不胜酒力,却持续用她那柔软而富弹力的双峰紧夹套弄着我的肉棒,同时舌尖更主动挑逗着我的龟头,将唇内的XO以她淫乱的小香舌涂抹在我的龟头表面,不断的刺激着我的阴茎。我随着精关的失守将大量的精液狂射入布兰妮的唇内,而半醉的布兰妮亦将我的精液混和着嘴内的烈酒一同吞下肚里去。
  我将余下的美酒全倒在布兰妮的身上,然后狂舔着她动人的娇躯,在我舔乾净她身上的烈酒之后布兰妮已急不及待的揽着我的厚背,并主动抬高嫩穴欢迎我的再度光临。我不知道布兰妮是因酒力的关係还是爱上了我的大肉棒?但是我却可以肯定一件事,就是余下的时间我将会操得她死去活来,并令她成为我月夜奸魔在美国的第一位性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