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九十六章 制服惹祸

时间:2018-07-10
今晚莉儿无疑成了我们共同的攻击对象,但上了床以后换了我当长机主攻手,香茶漱了口的淫妇璐瑶则成为僚机甘当助手。
  我将莉儿扑翻在大床上,将她那乳白色的短裙裙摆往上一拉,那丰满结实的大腿便显露出那迷人的光泽,映衬着晶莹的丝袜,在柔和的灯色下蕩漾着别种风情。
  我跪在莉儿粉胯之下,双手来回地在那结实光滑,宛如玉石的大腿上滑动,感受着丝丝柔情带给我的阵阵快意,在我时轻时重抚摸下,莉儿的肌肉感觉早已变得异常敏感,每一次抚摸都会令她和我一样萌生出阵阵快意,她那性感的小嘴微张开吐露着迷人的呻吟,那高贵优雅的脸庞上也显露出慾望的表情,大腿根部早就潮湿一片,这种潮湿使我的征服感更加强烈了。
  我兴奋埋头亲吻着她的性感小腿,品嚐肉香无限。在亲吻中我的嘴唇一路上移,湿湿的唾液点点滴滴留在丝袜上,闪着点点精光。在一片喘气呻吟之中,我手忙脚乱地扒下了她的套裙,一头扎在花园青草地,隔着丝袜舔着,这种奇异的感觉令敏感的莉儿再也忍受不住,下体猛地一挺喷出了一股浓浓的体液。
  看着出水芙蓉般的美人春心萌动,看着冰雕般的肉体炽热燃烧,我不再犹豫,迅速扒光了自己和她的衣服,让她身上只穿着丝袜和高跟鞋,扶正二弟,深吸一口气,猛地扎进了春水长流的她的体内。莉儿大声呻吟着彷彿在为我加油,想想自己这段枪法涉及到莉儿的取向和璐瑶的命运,而心爱的淫妇正陪在身边,乖乖地跪在我的身后为我推着屁股助兴,这实在太让我激动了,信心一下大增,枪枪夺着莉儿小命。
  我插,我捅,我转着圈儿胡搅,让莉儿感受着快感的同时也历尽煎熬;我搓她的乳房,吮吸她的细颈,抓她的美臀,让她真正驯服在我的胯下。高贵的莉儿依然高贵,但是香汗和快感就写在她的脸上。她张开了双腿,本能地挺腰迎合我的插入。我完全惊讶于我的勇猛,怒挺的青筋彷彿把「勇」字写在二弟上,二弟矫健犹如苍龙入海,在紧密的肉壁中左冲右突,进退自如,而莉儿性感渴求的呻吟和身后璐瑶娇柔动情的喘息和鼻孔中呼出的热气成为最诱人的冲锋号,激励着我奋勇向前。我的眼里燃烧着火焰,成为一个挺天立地真正彻底的男儿。
  刚才我还是春风秋月的赏花人,但是现在,男人的骄傲和本能令我挺枪苦干,在「噗嗤、噗嗤」的声响中莉儿的阴精射了一次又一次,但我依然屹立不到,双手托着她的大腿根,抓着滑滑的丝袜,让她的美腿卧在我的肩膀上,一次一次往她的花心大力迎送,没有怜香惜玉,或许,男人对女人最大的尊重,就是像我现在这样,狠狠地干她,让她在你的雄风下投降。
  而此刻淫妇璐瑶却满怀着柔情蜜意,一会儿伏在莉儿身边安慰着她饥渴的嘴唇,体贴地亲吻爱抚着她的乳房和阴蒂,一会儿跪在我的身后推波助澜,舔弄着我的背部极其淫蕩下贱。淫妇今天看着我们胶合在一起尽情奸弄交媾却没有丝毫的醋意,似乎不是情妇争宠床头抢欢,而像是姐姐在帮弟弟妹妹入港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的意识在美腿丝袜中,在酥胸柔臀中,在紧滑花心中逐渐模糊,逐渐崩溃的时候,我射出了很多。我每一次射出的时候,莉儿都大眼含情看着我,嘴里浪浪地呻吟着呼唤着,颤抖着身子,下面的肉壁收缩着,似乎在鼓励和催促我向她开炮。我十分满足地彻底交了货,而莉儿躺在我的身下当仁不让地接受了我的全部赏赐……。
  刚才还死去活来狂叫着的小嘴没了动静,莉儿被干得死去活来瘫软了下来,而刚才还豪气沖天的我此时如同失去了舞伴的舞者,一下感受到人生的失落,从她的玉体上滑落了下来。在昏黄的灯光中,我静静搂着赤裸的一对美人休息了很久,看着散落一地的衣物,充满了征服感和满足感。
  璐瑶贴在我身体的一边柔声说着,「白秋你这个坏蛋,我最佩服你的就是能把潘莉妹子这样娇滴滴粉嫩嫩的天仙一样的大美人儿抱在了怀里,还听凭你摆布给你做小。真的,你这么糟蹋潘莉也不怕怀上你的孩子?」听到这里,莉儿却含情脉脉笑着对我说,「璐瑶姐你别说,我做梦都想怀上冤家的孩子呢,有这么个共同的小天使陪在身边,光想着就挺美的,那才真没白活这一场啊!」听她这么说,我的心里实在有些歉疚和羞愧。
  璐瑶突然翻身同时搂着我们两个,有些示威一样深情地对我们说,「不管你这个死白秋和潘莉妹子怎么骂我淫蕩下贱,死乞白赖地我都要跟在你们身边,给你们铺床叠被、洗脚按摩,让我干什么都心甘情愿。」
  她最后又说了一句,不知道怎么的,这句话让我感觉到深深的震撼和触动,「你们两个听着,我汪璐瑶才不是同性恋呢,我是双性恋的,只要是最优秀最漂亮的,不管男人和女人都是我的最爱。说实话,现在我可找着感觉了。莉儿妹子你是人间的凤凰,白秋你这坏蛋是人间的一条龙,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宝贝儿,虽然名义上一个是我的爷,一个是我的二奶奶,但论岁数我才是你们的大姐呢。来,让大姐好好疼疼你们这一对龙凤弟妹……。」
  莉儿和我听到这一席话,相对无语,任凭璐瑶插到我们中间将我们一起搂到怀中,感动之余似乎沉浸在一片亲情幸福之中,感觉到心都随之温暖了起来……。
  週五的早晨,趁着璐瑶起身为我们準备早餐的时候,我悄悄对着起床后正在梳妆打扮的莉儿,问她是否真的不再反对我和璐瑶搅在一起,潘莉默默地对视着镜子里如花似玉却略有些憔悴的一张俏脸,歎了一口气说,「白秋,我反对又有什么用啊?你们两个大活人都自己长着腿儿,要往一起粘乎谁又能拉得住。」
  说到这里她停了一下,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我正有些疑惑,她接着数落了下去,「那话儿长在你身上,璐瑶姐又是过来人,本来就是水性杨花、风情万种,胯下夹着一泡春水儿,浪嘴骚逼和屁眼儿,那一样不是勾你魂的尤物啊。虽然有几件衣裤隔着挡着,那也不过是遮羞布而已,只要她晃着奶子扭着屁股往你身上一贴,加上眼睛会说话,裤带又那么松,自己撩开丁字裤溜个眼神过来,你还不一下就给干进去了。干材烈火,谁能挡住你们一对姦夫淫妇啊!」
  「别说那么多了,人家璐瑶不也喜欢上了你,成天想往你身上贴呢。」我不得不用话题转移火力。她这么一数落,绕是脸皮再厚也有些挂不住了,我一把将莉儿搂在怀里美美亲着嘴儿奉承着,「不过,说真的只有最漂亮的你和我在一起,那才配称干材烈火啊。你别说,光赏着这张精緻美丽的脸蛋子,就想霸佔了你这大美女,在秘室里慢慢用硬硬的鸡巴奸弄独享。」
  莉儿听我这么一说,有些嗔怪地打了我一下,问我想安排璐瑶做什么。我想了想,老实告诉她说,「原来是想好好利用一下,不过最近这么一弄上手还真有些丢不开了,实在不行就让她当老四吧。」听我这么说,莉儿有些疑惑起来,「那老三的位子给谁呢?」「上次本来想给雯丽说说月琴的,她却不同意,最后只好让月琴做了小。雯丽在我面前老说玉凤好,心里却觉得不是很合适,只好再看看了。」
  「我看着玉凤挺悬的。」莉儿却突然插了一句,「怎么啦?」「你看看从雯丽、我到你新拉进来的璐瑶,好像都和玉凤不太一样啊。」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正中要害,仔细想想也是这样的。
  莉儿歎了一口气,我知道她为什么歎气,却想不出更合适的话来安慰她。漂亮的女人是成功男人最好的奖赏和玩物,而同时奸玩好几名漂亮的女人则是至高无上的享受,为了我的自由和享受,只好委屈一下亲亲小老婆了。
  想到週六还要到江大去上课,今天怎么也得回去了。但一晚上蛟龙戏凤,再加上璐瑶的偷天换日,累得着实有些不轻,连早饭也没顾得吃,又开始睡起回笼觉了。
  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却被人给摇醒了,睁眼一看却是莉儿那双脉脉含情的美丽大眼睛。她笑着刮刮我的脸,羞着我说,「太阳都要晒屁股了,还不起来?」「几点啦?」我揉揉眼睛问她,「九点四十多了,该回去了。」听莉儿这么一说,我连忙一骨碌爬了起来。
  正简单梳洗着,莉儿却贴在身旁和我说起一件事来。原来莉儿早上起来以后,想着打扰了宋嫂一家这么久,怎么也该去向她道个谢了,就拉着亚丽和桂华一起去,这两个丫头最近经常到宋嫂家学习做渔家菜,和他们混得挺熟的。
  莉儿到了宋嫂家,彼此寒暄了一阵子,掏了一千元给宋嫂,宋嫂推辞了一下,最后还是千恩万谢地收下了。临到要出门的时候,宋嫂把莉儿拉进里屋,拜託了一件事情,莉儿自己决定不了,就回来拉着我商量。
  「什么事情啊?别那么神神秘秘的。」我有些不太耐烦起来,宋嫂拜託的事情想来也大不到哪里去。莉儿见我这样,只好原原本本讲了出来。原来是那套天蓝色紧身制服裙和高跟鞋惹的祸。
  春花这次来的时候,顺便到春光厂将为仙娇、亚丽和桂华定做的蓝色制服裙带了过来,三女拿到手里都非常高兴,纷纷试穿起来,加上高跟鞋一衬,立马就将青春靓丽的风采和完美诱人的体形衬托了出来,连我都一下看楞了神。
  不过仙娇这小丫头怪机敏的,看我眼神怪怪的连忙找个借口脱了,桂华虽然不明就里但也跟着换了。只有徐亚丽傻乎乎地孤芳自赏了还不够,一路显摆着和桂华一起穿到宋嫂家去了。她的身材原来不太高,但穿上黑色的后空细银跟鞋,加上贴身的天蓝色制服裙将略有些丰满的身材衬得像一只倒葫芦,实在是漂亮,很有些时髦城市女郎的风韵。
  亚丽早早被我收拾得没了脾气,性格很是温柔体贴,人长得也比较俊俏,前几次去就被人给盯上了。昨天这一去,宋嫂旁敲侧击地打听到她家是农村的,二儿子又贪她的漂亮,就起了娶她当儿媳妇的想法来。
  亚丽现在是我女人中地位最卑贱的,原来是老秦的爱物,后来我害了老秦以后横刀夺爱成了我的玩物,现在则沦落为替我铺床暖脚的丫头女佣,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贱女人。不过亚丽比起秀英和晓兰来,还是更有姿色一些,有时不经意间看亚丽身上还真有一股慵懒妩媚的女人味道,难怪宋嫂的二儿子会那么喜欢她。
  不过,肉体上的欢娱、物质和精神上的依附使亚丽完全将自己交到了我的手心,我完全支配了她的心灵和肉体,她也已经彻底被驯服了,让她把屁股撅起来就撅起来;要玩她的奶子,她马上就得把奶子掏出来,现在她心里想的就是听主人的话,无条件服从主人的命令,她已经彻头彻尾是我的女奴。是啊,对于宋嫂家的老二来说,她是一只天上飞的天鹅,但对于我来说,她不过是我嘴边的一块肉而已,随时供我解馋泻火的。
  本来觉得亚丽是件穿过季的衣服,没多大兴趣了,但现在宋嫂既然想娶她当儿媳妇,想起来又有些别有风味动人心,水涨船高地我又想弄她了。
  趁着莉儿、璐瑶她们收拾东西的时候,我把正提着自己行李箱往车上放的亚丽叫到「桃源」最僻静的那间小屋里,关上门让她当我的面把那套性感诱人的制服裙给换上。落到主子的手里,亚丽哪敢不听,这个俏丽丰满的大姑娘只好忍辱含羞地随我摆布在我面前表演起来。
  我先让她脱成赤身裸体,当我盯着她只有两件套内衣遮羞的白嫩肉体猛看时,「哎呀!」她顿感羞辱,红着脸忙乱地想穿起衣服遮住我那色迷迷的视线。璐瑶给安排的一条小小的水蓝色丁字内裤连屁股都遮不住,几缕阴毛调皮地露出了头,这还不算让亚丽难堪的,奶罩也是半托式样,只有下半部托住沉甸甸的乳房鼓鼓涨涨地挤出诱人的乳沟。
  一件白色的质感很好的长袖衬衫,发出丝般的光泽,透过衬衫隐约可以看出乳房的模样,但还说得过去。腰身虽紧但很合身,亚丽的纤细蛮腰被衬托得恰到好处,丰满的臀部则被映衬得更加性感。天蓝色的西服短裙在膝盖以上,很是窄紧,把大腿和屁股包裹得曲线毕露,而且只要一抬手动足,雪白粉嫩的大腿跑光露出来,非常惹人遐想!
  在璐瑶的影响下,亚丽的品味也有所提高。女人从未忘记过修饰自己的美腿,而唯一从容游走于双腿、脚之间的轻盈之物~~丝袜,仍然是女人不甘愿完全捨弃的、犒劳双腿的奢侈品。其实,漂亮的女人悦目,细緻的女人赏心,而现在亚丽身上的细緻的闪光点还真不少,腿上这双优雅动人的黑色细网眼长袜就让我颇有惊艳的感觉。
  天蓝色短裙,白色丝质衬衫,天蓝色紧身短上衣,再配上蓝白条纹的领结花,黑色的细网眼长袜和一双黑色绒面银色细高跟鞋,亚丽穿好这合身的制服后,还真是漂亮得体,比空姐还靓丽啊!
  看着眼前的亚丽,别说宋嫂的老二在想她,连我都想弄她了。「呦!真是美人啊!瞧瞧,穿上这制服,多漂亮呀!以后给宋嫂当了儿媳妇,可别忘了爷对你的体贴照顾啊!」我酸酸地夸奖着她。「什么儿媳妇啊?爷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亚丽强装出勉强的微笑,一脸被蒙在鼓里的糊涂相问着我。
  我将宋嫂的事情向亚丽讲述了一遍,最后问她同不同意。听完我这话,亚丽脸色一下阴沉下去,想了想发着狠说,「就听爷的,叫人家干什么都行,人家还能有什么主意啊!」「你这是气话。」我眼看不对刚说完这句,亚丽那一刻泪如雨下猛然哭了出来。
  我轻轻将亚丽搂进怀里,拍拍她哭耸着的肩膀和背部,慢慢用软话儿劝着她,终于让她慢慢安静下来。「这辈子我只想当你的人,你却玩腻了不想要人家了。秀英被你送了人,晓兰也送了,这次总算该轮到我了!」亚丽说到这里,禁不住满腔幽怨,但却没有哭出来,只是恶狠狠来了一句,「白秋,你放开我吧。乾脆当着你的面让我上吊死了吧,等到来世再当你的女人。」
  亚丽最后这句话一下打动了我,其实本来就没成心要留她给宋嫂当儿媳妇,只是逗她开心好玩罢了。听她这样一往情深,我收转话头劝了她回心转意,最后厚着脸皮拉着她说,「这样吧,你只要按上次说的好好伺候我爽,不管宋嫂和潘莉关係有多好,这件事我替你挡了,绝对不让我的亚丽为难。」听我这么一说,亚丽低下了头,半晌没了动静……。
  春日的阳光从窗户射进房间,将整个房间弄得暖洋洋的,而宋嫂梦想中的儿媳妇、自家二儿子的梦中情人~~徐亚丽,却满脸羞红、温顺老实地跪在床上给一个男人吃着鸡巴。
  身着天蓝色电信小姐紧身制服裙、黑色细网眼长袜和黑色银高跟鞋的亚丽熟练地扒开我的休闲长裤,把我软软的肉棒含进嘴里,两只嫩嫩的手捧起褐色的肉袋慢慢轻轻地揉搓起来,细嫩的舌头缠绕着我的龟头。「哇!亚丽,你的技巧越来越精湛了!」我惬意享受着下面也传来阵阵酥麻的快感。
  「哦,对了,亚丽,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让你穿着丝袜制服和高跟鞋为我吹吗?」「呜……不知道……」亚丽含着肉棒,吐字不清。「因为女人这样穿着看起来特优雅大方,这样吹着我才更有感觉一些。」「嗯嗯。」亚丽答应着,头在上下动,她能感觉到我快要射了。
  「啊!啊!……」我的肉棒在亚丽的嘴里强劲地勃动着,不一会儿一股浓稠的精液灌进亚丽的喉咙。等我爽射完毕慢慢抽出阴茎,亚丽温顺认命地将整个老二给舔得乾乾净净,最后连嘴角残留的几滴精液也抿进嘴里,当着我的面伸长了天鹅般优美的雪白脖子缓缓吞下肚去……。
  回江陵的一路,潘莉开着车,璐瑶陪在副座上套着近乎,仙娇和桂华坐在第二排座位上谈笑风生,身着紧身制服裙和高跟鞋,打扮得优雅美丽的亚丽一个人靠窗坐在第三排座位上,我头顶她丰满高耸的奶子、枕着她裸露着白嫩的丝袜大腿,闻着娇媚丰满的女孩子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香气,悠闲地横躺在座位上闭目养神,一路行来,实在赛过活神仙啊!
  回到江陵后大家分头行动,我到飞龙厂简单看了看,生产销售一片红火不用多说了,李铭这些见了我只简单打了个招呼,实在太忙了,我当然也没见怪。
  中午到璐瑶和亚丽住的调料小楼吃了午饭,璐瑶见我眼神腻在亚丽身上,知情识趣地找个机会上街去了。「爷先去休息一下吧,待我收拾完,再来给伺候主子。」亚丽利索地伺候我到卧室沙发上坐着,自己则麻利地收拾餐桌和碗筷。一会儿,还有淫靡的工作等着她呢。
  我先让亚丽替我按了一下脚,由于送她去美容学校学习过一段时间,按起来还是挺有章法的,不过这正规的按摩总是不能解渴的。
  「你学过按脚,那应该知道还有什么步骤漏掉了吧?」「我……知道……。」亚丽听到我有些严厉的口气,略显慌乱,忙放下我的脚跪到我的面前,伸出颤抖的玉手,顺着我的大腿慢慢捏摩上去,慢慢接近了我的大腿根部。
  可能是久了没弄过了,这俏妮子还有些害羞,她羞得不敢正视,别着脸两手慢慢向上,当嫩手触及到软软的肉袋时,像似被烫了一般抽手出来。却又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无奈忍羞伸出一双玉手,用力按压着我大腿。待松过一轮之后,没有抽回手,而是捧住我的大肉袋,两个拇指在肉袋根部和肛门上或轻或重地按压。
  别说,亚丽学得还挺到位的,手技出众比起璐瑶来说各有千秋,让我真有些爱上了她。这里是关键所在,按在这里顿时觉得全身都十分惬意。不过幸亏室内灯光暗,不然可以看到亚丽的脸已经羞得像是红苹果了,她很少给我按摩,当然也几乎没有给男人按过这种耻辱的地方,实在是有些不太习惯。
  「啊……没想到呀,亚丽,你还有这一手?!」我一边爽得直蹬腿儿一边夸着胯下丽人。「主子,快别说了,羞死了!」亚丽心里突突止跳,敞开的胸襟里,两只丰满粉嫩的乳房也如白兔一样腾跳。「哎呀!白秋,你!」我的右手已经捏到亚丽的左乳,亚丽不敢躲避,只能继续给我按摩阴囊,而乳房也只好任由我捏弄把玩。
  「爷,你的那个真大呀!」亚丽说出这一句时羞得把头深深地埋在我腿上。「哈哈,亚丽,今个儿上午没有弄爽,快再把它含进嘴里去。」亚丽向上美丽的大眼睛瞟了一眼我,赶紧把头埋在我裆里,张开性感的小嘴,努力把火热巨大的肉棒含在嘴里。
  亚丽的口技其实也不错,没辜负我耐心调教,加上女人特有的本能使她很快掌握了吮舔的技巧。嘴里一条温软的小舌,上下翻飞,把个滚烫的龟头舔得突突直抖。亚丽的头在上下摆动,一根肉棒在嘴里进进出出,说也奇怪,本来这髒物入嘴应该噁心,但亚丽在我胯下是不辞下贱,竟然有些喜爱此物了。
  亚丽上面含着舔着,下面的小穴中早已淫水氾滥,骚痒难耐了,真恨不能立刻把如此一条好枪整根塞进去。但她身为下人,哪能随心所欲呢,只好强烈克制着自己内心那颗熟透了的少妇之心。
  我的双按住了亚丽的头,小腹剧烈挺动着,大龟头几乎顶进咽喉眼里。「啊!啊!」,亚丽剧烈咳嗽,脸被憋得红得发紫,大口喘着粗气猛地摆脱了我的控制,满脸羞愤地盯着我。
  「听话,我的亚丽。」我也注视着亚丽。「爷温柔一点嘛,人家又不是不愿意伺候您!」亚丽避开我的目光,垂下头委屈地抽泣起来……。
  「好久都没好好干你了吧!」我温柔得将亚丽拉进怀里爱抚着,似乎在爱抚自己的一个宠物。「嗯!」亚丽含糊不清地说,的确很久了,这种在我面前裸体承欢的感觉,她已经觉得有点陌生了。
  我愉快地哼了一声,一把将亚丽压到床上,肉棒慢慢捅入她的阴户。「那我先享用个够,不然以后你当了别人的媳妇儿,想弄都弄不上手了呢。」肉棒充分地磨擦着温暖而紧窄的肉洞,我双手轻轻地揉着亚丽圆滑的双峰,舒服地哼了起着。听到我这句话,亚丽脸上一阵发烧。「别人的媳妇儿……」这句话让她有些错位又有些陶醉,但现在被侵入的肉体却提醒她,她只是我掌心中的禁脔。
  「多俊的小媳妇儿啊,身子这么丰满粉嫩的……」我嘿嘿地笑着打趣着,亚丽的眼角开始浮出一点泪花,但我并不在意,而是更加用力地揉搓着她的双乳。
  亚丽开始感到自己的身体渐渐起了变化,一股温柔的快感自她的阴户和乳房处慢慢地扩展开来,她开始真正兴奋起来了,扭动着身体迎合着我的姦淫。不过想到自己下贱的身份,她心中不禁一阵哀伤。说到底她不过是我洩慾玩弄的工具而已!
  我边玩弄边笑着说:「哈哈,我的亚丽,好久没玩了,现在玩你的感觉果然不同了。」肉棒猛地抽插几下,「小肉洞几个月没用了,夹得好紧……哈哈!」
  我狠狠干了一阵子,又抽出肉棒,让亚丽趴跪在我的面前,用肉棒子敲打戏弄着她绽红的粉脸,笑嘻嘻口里继续羞辱着这无奈的美人儿,「嘿嘿,亚丽这半年越发漂亮了,老子的肉棒捣得你爽吧?要是宋家老二知道你不仅外面看起来俏浪,压在下面干起来也是洞窄柔嫩汁多,还不知道会多疼你这个娇滴滴的媳妇儿呢。」
  说着我俯下身子在亚丽的乳房上抓了一下,将肉棒凑到她嘴边,轻轻敲着她的嘴角。亚丽轻轻「嗯」了一声,瞥了一眼我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脸,羞耻地闭上了眼睛。她轻轻地呻吟着,慢慢张开小嘴,让我的肉棒侵入她这美丽的口腔之内。
  亚丽被我换着方式美美姦淫着,美丽的身体早就已经不属于她自己了。「心肝儿美人儿,认命吧,不把老子伺候好,就送你给别人当媳妇儿当小老婆,」我伸手抹一抹满头的大汗,一边玩弄着她的乳房,还一边没忘了调笑羞辱她。
  「嗯……唔……」几声长长的呻吟和秀美长腿的微微颤动伴随着我迅速的插入和拔出,感受着亚丽湿润又有弹力的肉壁那种紧紧的感觉,她彷彿高潮一样的浑身微微颤抖,我不停地抽送着粗硬的阴茎。
  俩人很快就都快到高潮了,亚丽已经趴在了床上,将头埋在枕头里面,手抓着枕巾,呻吟已经变成了上起不接下气的喘息和不时的短促的叫声,随着我快速的几下抽送,亚丽感觉到了那东西的颤动和热度,一边晃动着白晃晃的屁股,一边喘息着说:「爷,都给我吧,我要……我要……全部都要……。」
  亚丽似乎感觉到了热乎乎的冲击,一动不动地趴着像一头雪白温顺的羔羊,我将阴茎压得更深,双手抓住她丰满肥美的大白屁股,一股略显稀薄的精液踊跃地喷进她令人销魂的蜜穴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