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晓菲和雅子

时间:2018-07-06
今晚我将带晓菲去时钟别墅开房,一晚夫妻,準备在床上大战三百回合,尽情享受鱼水之欢。
      晓菲是我其中一个有性关係的女朋友,她二十七岁,在一间贸易公司做秘书,有一次我上她公司找她的老闆谈生意,我被她丰满的身材所吸引,决定将她纳入我众多女朋友的行列。凭我的手段,一个星期后,她已臣服在我的胯下,成为我的女朋友。半个月后,她便和我发生肉体关係,或者第一次送给她的见面礼物起到相当作用,一只价值近万元的女装手錶,讨得她欢心,她以做我的女朋友为荣,可在同事间炫耀,还以为俘虏了我。晓菲样貌甜美,性格爽朗,是很容易令男人喜欢的一类型女性,她以前亦有过不少男朋友,如走马灯般,散了一个又有一个,甚至同时间有几个追逐在她身边。
      她不是纯情少女,早有性经验,男女之间那回事,她看得很随便。所以她合眼缘的男人,对方提出肉慾上的要求,她不会拒绝。我不知是否她合眼缘的男人,不过最起码我不会令她讨厌。她的虚荣感,或者就是她容易被男人攻陷的弱点,故我不需花太多唇舌,开部名厂私家车在她公司楼下等她,陪她去高级的酒店餐厅吃晚饭,送她一件有份量的礼物,就可赢得她的芳心。可能她也知道我对她并不会认真,但这不重要,她只需享受短暂的快乐,没奢望有结果。
      她今晚喝了一点酒,有几分醉意,步履不稳,整个人倚在我身上,她身上传来阵阵幽香,我扶着她上车已产生冲动,一开门入房,便第一时间把门关上,把她抱起放在床上,替她解开衣钮。晓菲高高耸起的双峰,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在她紧窄的上衣包裹着,有裂衣而出之势。我替她解除束缚,她托承着一对大奶的浅蓝色花边奶罩,被我一挑而开,两团白里透红的肉球得到舒展,微微倾向两边,深深的乳沟也开阔了。肉峰顶端两粒浅啡色的奶头,像小小的花生,我最喜爱含啜娇嫩的奶头,俯低身用口噙着其中一粒吮啜。软软嫩嫩的奶头,被我又咬又吮,晓菲受到刺激,咿咿哦哦呻吟起来。
      两粒花生米亦渐渐发硬,我的手指夹着茁壮的奶头,越搓越大力,晓菲叫得越骚,声声入耳!令我销魂蚀骨。我搓捏了一会她的大奶,换个位置,互舐对方的性器官。此时我已身无寸缕,晓菲只剩一条浅粉蓝色质料的三角底裤和黑色丝袜,我捲起她的底裤褪掉,欣赏她芳草茂盛的黑色三角地带。浓蜜捲曲的阴毛覆盖着她的阴户,晓菲的下体是个大鬍子,她渗出的蜜汁浸透厚厚的阴毛,泛起水光。我把头凑近发出阵阵骚味的大草原,伸出舌头,舐扫毛毛上的蜜汁,舌尖的味蕾见到少许鹹味,嗅觉闻到一种难以容形的香味,刺激我的神经末梢,令我性致更高涨。用舌头拨开湿腻腻的阴毛,将舌尖探入她那条凹坑,揩擦几下,又有大量黏黏稠稠的淫水涌出。淫水沿着我的舌头流入我口腔,像引水道注入水塘。
      我大啖吞嚥这些玉液琼浆,半点也不浪费,晓菲挺高臀部,渴望着我可以舐得更深入,让她更过瘾。她握着我的阳具放入口中,含着小半截肉棒,用舌尖撩我龟头的裂缝,实行向我学习,善用舌头的功能。湿湿滑滑的舌尖撩刮我龟头的裂缝,痒不可挡,阳具剧烈抽动几下,又胀硬一点。晓菲经验老到,是一好对手。我的舌头深入她的秘洞,被她狭小的肉缝夹着,前进得很吃力,假如再继续挺进,便需要出动我的大家伙。
      这时大家都热身完毕,可以正式出击,我叫晓菲俯伏在床上,跷高臀部,让我由后面挥棒进入。晓菲乖乖听我的吩咐去做,我按着她浑圆肥大的臀部,对準她两片张开的阴唇,龟头一顶,半截被她套着。她的肉洞壁相当狭窄,夹得我很舒服,我用力再一挺,大半没入了,她乐得呵呵大叫,高呼低吟。「呀…顶爆我…啦…噢…好…好胀呀…你…你好粗…壮…唔…用力顶…我…要…」我亦不客气,臀部往前一挺,全根尽没入晓菲体内。她的阴道浅窄,我的棒端顶到她的花芯撩刮,开始抽送。一起一落的抽插,像抽水机泵水,晓菲的肉洞如堤坝崩缺,淫水汹涌而出,沿着我的肉棒渗漏出来,淫水流我的根部两粒小卵蛋,再滴落在床单上。随着我的抽插速度越快,晓菲的呻吟声亦越叫越短急。
      「啊…噢…我…死…啦…呀…我…顶…不住…啦…快插…插进…哟…爽…死…」我双手捞向前,握住她悬垂的大奶,大力搓捏,她的两个大肉球被我粗暴握捏得变形。「噢…捏爆…我的…奶奶…噢…我…死了…」我疯狂抽挥了六、七十下,她拚命挺高臀部迎合,两件性器撞击,发出拍拍声,这性爱之声太美妙了。晓菲双手支撑着上半身,时间一久,她渐觉疲累,双手发软,任由着上半身贴在床上,我把着她的腰肢,作猛烈冲刺。撞击十下八下之后,晓菲已支持不住,喉咙发出低沉吼叫,但觉她的肉洞内壁如天崩地裂,不断收缩︰一股吸力把我的阳具往里扯,少一分内力也抗衡不住。很明显,她的高潮来临,被我插得欲仙欲死,全身虚脱,四肢一阵抽搐,半昏倒过去,我亦所余无几,成强弩之末。推送多十几下,阳具猛烈抖动,我把阳具抽出她的肉洞,将她反转身,面向着我快要喷射的阳具,浓浓白浆射出,洒落她的俏面,我爆出的白浆数量相当可观,布满她的五官。她用手指揩了一撮入口中品嚐,流露出一副很陶醉的表情。激战过后,我抱着她入浴室清洁身体,洗个热水浴,消除疲劳,休息一会再战。
      以我的战斗力和晓菲的性需要,每次我们都要干三个回合才罢休,这次当然也不会例外了。不过我早有预谋,想和她玩一个更刺激的性游戏,但又恐怕她不愿意,于是我在浴室和她鸳鸯戏水时,先下一番工夫,实行利诱。我知道她想去日本旅行购物,所以我对她说最近做成一单大生意,赚了不少钱,要请她去日本玩一个礼拜,观光兼疯狂大购物。她听完我所说,心花怒放,拥抱着我送上热吻,以示多谢。抹乾身体后,我抱她出浴室,放她在床上,然后从公事包拿出一支假阳具,晓菲见到我手中的假阳具也愕了然,问我玩甚么玩意,笑说是否我疲不能兴,要找它代劳。我开门见山对她说,想来个真假棍合璧,让她充分满足。晓菲还不大明白我的意思,到底如何真假棍合璧。我的意思是用假阳具插她后门,真棍就插她阴户,两棍前后夹击,相信晓菲一定未试过这滋味。
      听完我说,晓菲露出惊惶之色,密密摇头说不要。说真的,我也从未试过插女人的后门,主要怕易中招,虽然戴套可以保护,但又嫌隔了一层不够过瘾,而且那个地方没有分泌,保护套也可能爆裂。不过听人说女人后门有开罐头的感觉,又跃跃欲试。我不敢以棍试插晓菲的后门,也想一睹她被假阳具插屁眼的表情,所以极希望晓菲答应我的要求。我软硬兼施,晓菲原本坚拒的决心亦开始动摇。我看得出,因为她猜想如不令我过瘾,她日本之行也成泡影。而我又不是用真阳具干她后门,应该不致感洩爱滋。她终于点头应承,惟要我在假阳具涂满润滑剂才插她,这我也早有準备。
      我叫她尽量放鬆,不要太过紧张,我会怜香惜玉的。经过爱抚做前奏,晓菲的慾火再度被我撩起,桃源洞又开始流出淫水,我把淫水抹满一手,揩在她两边股肉时花蕾处,她侧躺着,我把粗大的假阳具用力一塞,插进她的后门,她惨叫一声,浑身颤抖,面部肌肉也扭曲。大半截假阳具没入她后门,我暂时停手,让她适应一下,待她稍为宽容,再将余下一截压入去。晓菲依牙裂齿呻吟,呼叫受不了,说爆胀欲裂。我安慰她忍耐片刻,痛楚很快消失,快感随来。我握着假阳具在她的后门抽送,由于假阳具涂满润滑剂,抽送还不太困难。晓菲发出哀鸣,我分不清她是痛苦还是快乐,可能两者都有吧!
      晓菲忍着屁股被煎熬,我抽动得兴致勃勃,一面用假阳具折腾她的后门,一面用舌头舐她的桃源洞。当我的阳具回复生气,可以提抢上马时,我将肥大的肉肠塞入她的桃源洞,晓菲的前后面都有阳具充塞着,只不过一根是真、一根是假。晓菲张太太嘴巴呵呵叫,蹙着双眉,状甚痛苦,身体扭动得很厉害,我抽送得更起劲,晓菲的淫水源源不绝流出,浸润着我火烫烫的大肉肠。「啊…我死啦…撑爆我…啦…噢…不行啦…呀…快停…」我感觉晓菲的桃源洞越来越紧,有一股吸力啜着我的阳具往内扯,她的阴道壁痉挛着,咬紧我硬梆梆的大肉肠。
      「呜…我…到啦…」晓菲一阵抽搐之后,享受到高潮的快感,半昏倒过去。我被她洩出的阴精浇烫得龟头趐麻,也支持不住,多抽插十多下,便喷出热浆,洒落她的子宫颈。躺在床上的晓菲浑身是汗,像从水中捞出来,泛起一片水光,煞是可爱,插在她后门的假阳具仍未拔出来,她的腿擘得大大,桃源洞口被倒流的精液和她的阴液浸得一塌糊涂,那些阴毛被浆得横七八竖,凌乱不堪。我用手轻扫,把它理贴,晓菲无限娇羞的把头转过另一面,并要求我把假阳具拔出来。我这才想起忘记替她鬆一鬆。将那条又粗又长的假阳具抽出,晓菲舒了一口气,她说刚才被前后夹击,有爆裂的感觉,她从未试如此刺激的性爱游戏。
      晓菲其实也是一个性慾极强的女人,我可以满足到她的性需要,她在我身上,除享受到性的刺激,另外亦有不少物质回报,我前后送了总值约十万元的礼物给她,算待她不薄,她当然知道我不会全心全意对她,更加无意和她结婚。不过晓菲仍尽最大努力想将我完全俘虏,就算我不愿签下一纸婚书,她也希望我会和她同居,做有分无名的夫妇。我却不想被一个女人束缚着,晓菲未足以令我为她而放弃其他女人。她的好处就是千依百顺,随传随到,解决我的性需要,而且她不是一般妓女,除我之外,她不会随便和第二个男人上床,我和她做爱时打真军也放心得多。由于我极讨厌用避孕套,虽然现在的避孕套超薄又多花款,但戴上它来做爱,始终有隔膜,干上来不够畅快,尤其阳具插进阴道内,浸着湿润的爱液,那种感觉之非常畅快,是戴着套无法享受到的。
      晓菲的分泌特别旺盛,肉棒在她的桃派洞内像浸温泉浴,所以我和她做爱一定不戴避孕套的,我视她如「私家鸡」,多花一点钱也是值得。我答应请她旅游日本,并不是说完便算,说到做到,办妥签证,订好酒店房间和机票便双双出发。去日本旅行,我当然不会错过一尝日本妹的滋味。日本我去过多次,所以当地的风光名胜很多我都游览过,可以做晓菲的导游,白天带她游山玩水,晚上在酒店和她游山玩水。我去到的第二日探访一个日本朋友,他是「色」途老马,我每逢到日本必找他带路寻芳猎艳,他也都有好介绍。他见我身边有晓菲同行,还误以为我来日本度蜜月,又少一个战友。经他搭路,找到愿意上门服务的日本女郎,事先我和晓菲说好,要她一起玩两女一男的性游戏。起初晓菲不太愿意,但经不起我的游说,她终答允。
      上来的日本妹叫雅子,年约二十一、二岁,样貌甜美,身材比晓菲更胜一筹,她知道我是中国人,她竟然会说一点普通话,令我感到极为亲切。雅子穿着短裙和黑丝袜,衬出她的双腿更修长,她动手先替我脱衣服,待我只剩下底裤时,她才宽衣解带。三两下动作,外套上衣短裙便卸下,她里面是浅蓝色的奶罩和三角裤,半杯型的奶罩承托两只大肉球,束得紧紧,两只肉球中间的乳沟很深。我第一时间探手,插进她那条乳沟,并挑开她的奶罩扣子。没有奶罩的承托,雅子的一对肉球还是那么坚挺,双峰微微向上跷起,顶端两粒奶头呈浅啡色,不大不小,乳晕的面积很小,这样的新奶是一级佳品。我即时把头埋过去,嗅吸从她两只大奶散发出来的阵阵乳香,跟着含着其中一颗奶头猛啜。晓菲站在一旁观看,似乎有点醋意。
      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和另一个女人在调情,虽然明知这个女人是妓女,纯金钱肉体的交易,有性没爱,但滋味总不好受。我稍停便叫晓菲也脱衣服,準备加入一起玩。晓菲听从我的吩咐,把衣服脱去,等候我进一步的指示。我吮啜雅子的乳头,又搓捏她另一边的大奶,她被我又啜又搓,其为陶醉,发出咿咿哦哦的呻吟声。我搓提起她的三角裤,伸手探索她两腿之间的三角地带,她下面的阴毛非常柔软浓密,像一块羊毛地毡,我扫抹几下,便感到有水从她那条凹坑渗出。拨开浓密的阴毛,用中指撩入凹坑,大量潺潺溪水涌出,一发不可收拾。这时我示意晓菲过来,由她代替我的位置,用手或用口去弄雅子的桃源洞,晓菲则擘大双腿,让我舐扫她的桃源洞,而我的下体移至雅子面前,要她替我口交。晓菲、雅子和我组成人肉铁三角,各自施展口技,猛舐对方的性器官。
      雅子捏着我的阳具来啜,舐得津津有味,她的口技,明显是三人之冠,拿捏得準,不愧是有专业水準的妓女。我的肉棒在雅子口中膨胀,她的舌尖专攻我肉棒顶端的裂缝,舐得我舒服极了。我的舌头伸入晓菲的桃源洞,她的淫水亦汹涌而出,喷到我一脸都是。晓菲舐雅子的桃源洞,可能不够投入,令雅子可以全副心力舐啜我的阳具,我恐怕再被她舐下去,将支持不住,在她嘴巴内爆浆,所以把肉棒从她口中抽出,要钻入她湿淋淋的桃源洞。雅子欢迎我入侵她早準备好的桃源洞,她张开大腿,恭迎我的大肉棒挺进。我还是比较喜欢后进式,叫她俯伏床上,跷高臀部对着我。我拍拍她的肥臀,对準她两片微张的阴唇,一顶而入。她的阴道十分紧窄,我插进一半已被夹得紧紧,要运劲才可推进,往前一撞,直插到底,触及她的子宫。「啊…呀…你…好厉害…噢…你…好粗壮!」雅子也不是故意讨好我,因我的大肉棒确实又粗又长,给她极大的充实。虽然她也见不少巨器,但我的尺码应算是一级吧!晓菲又被冷落一旁,她见雅子正享受我的大肉肠,她想分一杯羹。
      我示意她和雅子一样趴下来。我抽插了雅子二、三十下,拔出沾满淫液的肉棒,改而插进晓菲的桃源洞。由于有充分的润滑,毫无困难插进晓菲的肉洞。左右逢源,东插十下八下,西插十下八下,考验我的耐力。两人分享了逾百下,我亦差下多接近顶点,最后一击放在雅子身上,大力抽送,发出拍拍的声音。雅子下体一阵痉挛,四肢抽搐,她低沉吼叫一声,颓然倒下,没有力爿承接我的冲刺。我撞击多几下,亦全面崩溃,肉棒猛烈抽搐,标射出白浆,在她体内爆发连串的精液子弹。
      至于晓菲,在紧要关头,没有我的冲击,甚为不快,而我的肉棒已成强弩之末,无以为继,只有快快取出我的好帮手,将那支不比我逊色的假阳具塞入晓菲的桃源洞,暂时顶住空虚的洞穴,总好过空空蕩蕩难受。我握住假阳具抽插晓菲的桃源洞,一下比一下快。「喔…快哟…我…快…快到…啦…」大量淫水流出,浸着我手中的假阳具,淫水沿着假阳具流下,滴湿一大片床单。晓菲越叫越大声。「噢…插死…我啦…呀…穿…啦…插穿我的骚洞…噢…快…」晓菲两手抓紧床单,她畅快的一刻终于到来。趁晓菲入浴室清洁身体的时候,我问雅子懂不懂玩性虐待游戏,她表示略懂一点,如我有兴趣可以奉陪,不过价钱另议。我的意思不是要她和我玩SM,只是要她技术指导,教我如何用绳捆扎晓菲。因为我看过一些成人杂誌介绍,玩SM绑绳很刺激,但却不大懂得入手,怎样绑才可令对手更兴奋。
      而日本人流行玩SM,故我请教雅子,想学一招半式。雅子见我态度诚恳,也没有太计较,愿意做临床指导。晓菲从浴室出来,见到我手中拿着一把绳索,用疑惑的眼神望着我。我对她说,由雅子教我们玩SM性戏,享受更大的乐趣。晓菲刚才也还没玩得够,虽然知道绑绳属于性虐待一种,也未知自己能否受得起虐待,但亦愿意一试。雅子拿过我手中的绳索,在晓菲全裸的身躯绕来绕去,不消片刻,便把晓菲扎粽子一样扎起来!晓菲原本已经丰满的一对大奶,被绳扎住,看起更形夸张,两粒奶头胀鼓鼓凸起,缠着她身体的绳子,把重要部位凸显,她的两片阴唇中间被绳子穿过,勒得紧紧。我还没动手,晓菲已经受不了,发出连串呻吟声。
      雅子用熟练的手法左绕右绕拉动绳子,很快便把晓菲像粽般扎起,她胸前两只大肉球在绳索绑紧下,更形夸张凸起,谷得胀鼓鼓,像吹了气。她三角地带的凹坑被绳索勒着,当她稍微扭动身体,粗糙的绳索便会刮到她娇嫩的阴道肌肉,令她又痛又痒,发出阵阵呻吟,销魂蚀骨。假如要我来绑起晓菲,我一定不及雅子绑得那么巧妙。雅子果然不愧是玩性虐待游戏的高手。由于我从未试过玩SM这玩意,不知从何入手,遂示意雅子教路。她瞥见我西裤上的皮带,立刻把它抽出,叫我拿着皮带,她则帮我反转过晓菲的身体,使晓菲俯伏床上,背向着我,跷高又圆又大的臀部。我手执皮带,轻轻抽打晓菲的肥臀,白白嫩嫩的股肉,被我的皮带打下,留下一条条浅红色痕迹。晓菲大声叫痛,她越叫痛,我越兴奋,一鞭鞭抽打,不消片刻,她两片股肉被我打到花斑斑。
      「哇…好痛呀…不要这样大力…打…我…屁股开花啦…」她两边屁股给我打得「红扑扑」,好像大红苹果,真想一啖咬下去。这时我又灵机一触,拉开抬头的抽屉,取出针线包,拈起一支细长的针,在晓菲的屁股刺下去。「哎呀…好痛…啊…求求你…」我手中的缝衣针有如蜻蜓点水,在晓菲的屁股密密点下,刺得不深不浅,只让她像被蚁咬的麻痒痛楚。此时,雅子又递了一根硕壮无比的假阳具给我,她拿过我手中的针,由她继续点刺晓菲的肥臀,我则用七寸多长的假阳具塞入晓菲的阴道里。晓菲因为被针刺痛楚扭动身体,她的桃源洞口勒着的绳随着她扭动而刮擦,她洞内涌出大量淫水,我将又长又粗的假阳具往她洞内一送,很容易全根没入。我用手指把紧假阳具,在她的阴道抽送。
      雅子见我的小兄弟也开始有反应,向上跷起,她做个动作,示意将我的大肉肠塞入晓菲的樱桃小嘴,由她握着假阳具抽插晓菲的桃源洞。我走到晓菲的头部,较正角度,将肉肠探入她口腔。晓菲张大嘴巴,纳入我半截肉肠,她的屁股仍被雅子针刺,阴道填满那根假阳具,快感和痛楚她也分不清,喉咙发出咿咿哦哦的声音,吸啜我的阳具,舌头撩扫我龟头的裂缝,令我浑身舒服。雅子又叫我稍停,她将晓菲反转身,仰卧在床,她受过皮带鞭打的屁股和被针刺之后,表皮充血刺破,俯伏时还不觉,但一变换位置,臀部压在床上,她痛得呜呜叫。塞在她口中的阳具令她无办法大叫出声,只见她双眉紧蹙,状甚痛苦,身体呈弓形拱起,桃源洞挺得高高,渴求那根假阳具可以插得深入。而臀部则稍为离开床上片刻,舒缓痛楚。
      晓菲的上下口分别被一真一假阳具侵佔,在感受上,应该是乐多于苦。我的大肉肠插在晓菲口腔亦胀硬得难受,需要找另一个更紧窄的洞去钻,我将沾满湿淋淋唾液的阳具从晓菲的口腔拔出,假阳具同时撤离她的阴道。雅子替晓菲解开绳索,让她先鬆一鬆,再要她膝跪床上,我把浸润着滑潺潺淫液的假阳具一插进晓菲的后门,然后在她阴道补上一根真的。她前后门同时塞满,嚎叫呻吟大作,雅子又用针在她的肉球猛刺。「噢…胀…死…我…啦…呀…插穿…我…个骚洞…顶入…哟…」晓菲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下半身,她一对娇嫩的肉球被雅子用针扎刺,已不在意,感觉麻木。雅子密密针刺晓菲的乳房,我则大力抽送,胶棍肉棍齐挥。晓菲的阴道像开了水喉,淫水源源流出,我的肉棍一出一入之间,发出勃滋勃滋的声音,晓菲由大叫大嚷转为低沉哀鸣,如泣如诉的求饶。
      「呜…我受不了…呀…快…停…啦…噢…」我将假阳具顶尽她的后门,按兵不动,然后集中力量抽送她的桃源洞,每一下都撞击到她的子宫。晓菲抖动得越来越厉害,两手抓紧床单,像遇溺的人拚命握着浮木挣扎,她的阴道壁突然强烈抽搐,引发一股强大吸力,猛扯我的肉棍。我亦快支持不住,强忍不洩,她低沉吼叫一声,全身像散掉垮下来,洩出阴精,半昏倒过去。烫热的阴精酒落我敏感的龟头,趐趐麻麻,舒服到震。鼓其余勇,勉力多推送十下八下,但觉下体一阵痉挛,白浆猛喷,直射入晓菲的花芯,雄赳赳的肉棍也颓然倒下,慢慢萎缩,退出她的肉洞。晓菲事后说,原来玩SM是这样刺激,快感加倍。日本之旅,晓菲满载而归,我对晓菲亦多添几分好感。因为以前我寻芳猎艳,试过要求一些对手玩SM或比较高难度的性技巧,都被严词拒绝,没商量余地。至于摆明纯金钱肉体交易的妓女,更是诸多不可,差不多要逐样收费,实在没趣,但晓菲便爽朗得多,她没有计较,勇于尝新,结果大家都感满意。
      虽然我知晓菲另有所图,她希望我这个单身贵族能对她一往情深,成为她一张长期饭票,她从此衣食无忧。我亦有考虑过和晓菲同居,但就在我作出决定前,被我发现晓菲的秘密,打消和她同居的决定。晓菲在我生意上有往来的朋友公司做秘书,收入不多,我偶然会找她欢叙,馈赠她礼物,作为一点心意,至于金钱上的送赠,我绝少有。始终我觉得晓菲不是妓女,她算是我其中一个女朋友,如直接给钱她,我怕侮辱了她,对她也不好。谁不知她令我很失望,完全估计错误,她根本就是一个妓女。一次偶然机会,经欢场中的识途老马朋友搭路,欲试试新入行一位卖淫女白领,因朋友说这个女白领服务态度一流,质素高收费合理,值得一试。结果我在酒店开房等候,来敲门者竟是晓菲,大家都感错愕!晓菲告诉我,她兼职卖淫已三个月,所得比正职多几倍,她无论在性慾和物慾上都是要求很高。正职的收入没法支持她的物质生活,一个男人也满足不了她。她没有固定男友,我已算是她较亲密的一个,但一个月才和她欢好三几日,其他时间她亦有需要。卖淫对她来说可谓一举两得,肉体上有得享受,兼且有钱收,何乐而不为。晓菲问我还要不要她提供性服务,我笑一笑将她抱起抛落床。这也好,既然知道她是妓女,我完全没有亏欠她,付足肉钱便两不拖欠。
      晓菲在床上自动解除身上的束缚,卸下T恤短裙,剩下身上昀名牌奶罩底裤,这套浅粉红色的亵衣,我认得出是我送给她的。我擒上去,挑开她的奶罩,双手捧着她的大肉球,大力搓捏。不见十多日,她的乳头好像又大了一点,颜色也深了。当日还以为她的一对肉球是我个人专用,原来不知道要和多少人分享,幸好没有投下半分感情,否则会感到痛苦。晓菲问我要不要玩SM,可是我没有準备,想玩也没有工具。原来她那次玩上瘾,很享受被两棍齐插的滋味。接客时,如见对方顺眼,她会拿出假阳具,间对方要不要试试玩真真假假,当然酌量增收肉金。既然她有带来工具,我亦无所谓,不过这次我有少许胆怯,需要做预防措施,在未发现晓菲卖淫时,我以为她不会太滥交,所以够胆和她打真军。
      但知她是经常卖淫的妓女,便不敢博,要戴套上阵。晓菲也不介意,其实那时也想建议我戴套,不过怕我起疑心,故没主动提出。我手握晓菲两只大奶出尽力去捏,捏得她两只大奶变型,她也感到痛,恳求我放轻手一点。晓菲的阴毛很浓密,我突然想起刚看过那出三级片,片中女主角自剃阴毛,看得我很兴奋,我要求晓菲在我面前剃阴毛。她犹豫片刻,终答应我的要求,我亦体会她的难处,表示会重赏她补偿,就算她一两个月不接客也不会有大损失。鸟黑浓密的阴毛湿了肥皂泡沫,晓菲不敢动手,叫我帮她剃,我当然乐意效劳。我将她的黑森林刮个一乾二净,变成寸草不生的秃岭。没有毛的桃源洞感觉更清新,我一边剃她的阴毛,下体不断跳动。光秃秃的阴户越看越可爱,我挥动大棒一顶进入,直插到底。晓菲双腿扣着我的腰,缠得我紧紧,我埋头苦干抽送,出出入入八、九十下,她高潮一浪接一浪,黏稠的淫液不断涌出,浸润我两粒卵子。这一晚我和晓菲干了四次,最后一次只能打空炮,没有了弹发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