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江山如此多娇 第十三集第一章

时间:2018-05-13
天气虽然还是那么寒冷,可风已不再是刺骨的凛冽,路上的行人多起来,浪子的心也萌动起来,秦楼重又生机盎然。
  「春天快到了嘛!」
  「江南春来早,以往在京城的时候,还要等个把月才能感受到春意呢!」快活楼上,杨慎淡泊面容下隐隐流动着一丝忧伤,再过几天,他就要离开苏州奔赴云南谪戍之所了。
  京城?这几日秦楼已经接待了好几位进京赶考的举子了,想到今年的大比自己九成九要放弃,心中竟对他们生出几分艳羡来。
  「别情还没有去过京城吗?」杨慎察言观色道。
  我苦笑着摇摇头:「恐怕还要等三年呢!」
  别人求金榜题名,而眼下的我却避之惟恐不及。进士乃国家官僚体制之根本,不仅卿相皆出于此,就连七品父母官大多都是进士出身,只是一旦榜上有名,朝廷便重视有加,行止往往身不由己,远不如眼下在苏州做个推官逍遥自在。
  「少年性刚,刚则易折,晚三年未尝不是好事。即便是现在,别情你都有些锋芒毕露了,官场上毕竟讲究中庸之道。」
  杨慎心中该是感慨万千,在和我现在一般年纪的时候,他已经是状元了,可刚直的性格终于让他尝到了皇权的威力和人情的淡漠,虽然已经看淡了人生,可面对和他当年颇有些相像的我,他还是忍不住规劝道。
  「升庵公的教诲我定铭记在心,」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就像江湖一样,官场不是我久留之地,我不会非要等到功成身退,倒是晓生公给我找的差事,叫我欲罢而不能。」
  「晓生?」提起这位挚友,杨慎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他是有名的缠人鬼,被他缠住了,可有你的好看。」
  「……?」
  「这些年他在官场韬光养晦,传说自然就少多了,难怪你不知道。就拿他的那段姻缘来说吧,他是个世家子弟,自然沾染些风流习气,正德六年会试过后,大家都在等消息,只有他和另外两人天天走马章台,结识了京中名妓薛花儿,便缠得她没一刻的消停,还与薛花儿的老相好让栩王爷打了一架,后来知道随王爷进京的宜伦郡主是个大美人,又缠着王爷要娶人家妹子,结果真是大登科后小登科,辛未年那科,数他境遇最奇。」
  竟是这样?眼下的白澜早没了少年的浪蕩与风流,再想起昨天接到的他的书信,里面隐隐透露出来的那颗疲惫之心,或许若干年后的我也是如此吧!
  心情郁闷地回到秦楼,刚进大门,迎面正碰上李思和苏瑾,苏瑾淡淡地笑着,彷彿早来的春风融化了她往昔的冰冷;倒是李思的狂傲之色却不见了许多,见到我之后,他的神情才陡然飞扬起来。
  「动少,苏州城里怕就属你最忙了,我来了两天,现在才见到你。」
  「你的心思哪在我身上?」我微笑道:「根本眼里只有一个苏大家嘛!」
  谢郎衣袖初翻雪,荀令熏炉更换香,李思的丰姿比之前朝的敷粉何郎、雪衣谢庄也不遑多让,与苏瑾正是珠联璧合,看两人眉眼间传递着亲暱,想到苏瑾一身妙处怕是被这厮享用了,我心里直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
  李思告诉我,这两日沉舟家里的几株异种梅花争相开放,沉舟邀亲朋知己前去观赏,他也接到了请帖,便邀苏瑾一道前去。
  我也接到了沉舟的帖子,不过为了孙妙,我和他的关係一直不算好,便随手把请帖扔到了一边。可听李思的话,我心中却蓦地一动,沉舟怎么和他扯上了干係呢?不过,转念一想,沉舟是江南有名的大盐商,大江盟的私盐正需要他这样的人物才能销得出去,心中便释然。
  「沈大老爷不是又想收门票钱吧!」我笑道,卖官盐没有多少利润,私盐屡被查禁,想来沉舟的日子也不太好过,不然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租细园,又是霁月斋的开业典礼,又是上元节花会了。
  「那可是宋三娘的主意。」李思淡然一笑,只是眼中却陡然射出一道挑衅的光芒,目光里甚至有一丝得意,而一旁的苏瑾却因为视角的关係毫无察觉。
  哦?我微微一怔,这厮是有心和我别苗头,还是因为宋三娘的闺名也叫做苏瑾,他就先把她给做了呢?弄不清他目光的含义,我心中胡乱猜测起来。对于李思,我从没期望他会像齐小天那般君子,尤其是在听到了他与静闲的欢好之后,我更是有种直觉,他的淫邪甚或不在我之下。
  「三娘是个鬼才。」我随口应道,心里却在盘算着苏瑾的未来,想到李思极有可能是利用她,想到她日后可能的追悔莫及,我心中竟隐隐生出一丝快感。
  「大江盟这边」七连环「的毒可解的差不多了吗?」我换了话题。
  李思点点头,冷笑一声,道:「唐门狼子野心,路人皆知,可笑陆眉公偏偏一力庇护……」
  「一力庇护的人是我。」我打断他的话头:「唐门向来与大江盟相善,李兄的话可令人费解的紧啊!」
  「齐盟主是被唐天文蒙蔽了!」李思斩钉截铁地道,只是听我公开维护唐门,他眼中还是闪过一丝讶色:「听说唐门大小姐唐棠是江湖第一美女,莫非动少动了怜香惜玉之心,所以爱屋及乌?」
  「是啊,」我目光投向了苏瑾,明媚阳光下,那张无瑕的脸虽然有些苍白,却隐隐透着两分熟悉的潮红,让我心中一阵刺痛:「苏大家弃我如弊履,我只好打唐棠的主意喽。」我半真半假地道。
  「大少半年多音信皆无,人家以为你做了负心的王魁,到后来……不说了,一切都是缘分……」苏瑾浅笑薄瞋,身子却轻轻靠在了李思身上,两人携手而去。
  究竟出了什么事,让她发生了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相错的瞬间,嗅到的依旧是那彷彿空山新雨后的清新气息,叮噹的环珮依稀从初遇那天就摆荡在腰间,只是,她还是从前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苏瑾吗?
  「缘分,这是负心人的最好借口。」白秀冷眼望着李思苏瑾两人远去的背影,面沈似水,见我不豫,才换了一副表情,小声道:「大少,沈熠沉大少到了。」
  话音未落,沉熠已经搂着秦楼四小中的崔小芸从有凤来仪楼出来,见到我,顿时兴奋地笑了起来:「别情,大过年的你跑哪儿去了,满世界找你都找不到,连苏州花会你都错过了?!」
  听他这么说,我立刻明白他是不想把遇袭之事洩露出去,把烦恼暂且压在心底,笑道:「你找我怕是假公济私吧,听说在花会上你力挺小芸,我还没谢谢你呢!」
  「谁让这小妮子这么可人!」他轻轻拍了拍崔小芸的脸蛋,笑道:「别情,你开个价,兄弟我要替小芸赎身!」
  看他眼中流露出来的柔情蜜意,就算明知道他是在做戏,我也能感觉到他对崔小芸真的动了心。想想秦楼四小都是六娘培养出来的,再联想到庄家姐妹,六娘对内媚之道果然别有精研。
  「秦楼是我乾娘的,所以我无权把小芸送给你,伯南你就看着给吧!」我见崔小芸露出期盼的眼神,便索性把戏唱足。
  沉熠笑了起来:「小芸你看,你们少东家才是个天才呢,我一面掏银子一面还得谢谢他。」看她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便解释道:「小芸,别说为了你我什么代价都肯出,就算为了我松江沉家的名头,这赎身银子我也不能少给呀!」转头对我道:「十万两。」
  「十万两?!」周围几个看热闹的顿时惊呼起来。
  崔小芸先是一脸讶色,之后,两行热泪忍不住流了下来,伏在沉熠的胸前低低啜泣起来。
  我心中却暗暗称讚起来,这个沈伯南还真是个厉害角色呢!他不仅不着痕迹地还了我的人情,而且藉机向有心人展示他沉家的财力并没有因为受到袭击而有多少损失,从而让客户对沈家的财力抱有充分的信心。
  「十万两太多了,」我假意皱眉道:「秦楼培养小芸花费不足千两,十倍回报,乾娘她就该知足了。」
  「别情,我可不想把自己的感情打了折扣。」沉熠正色道:「只是,我今天就要带走小芸。」
  「那好。」我吩咐白秀带崔小芸去办理赎身的手续,自己则把沉熠顺理成章地带到了我在有凤来仪楼的书房里。
  我一面沏茶一面笑道:「你这浪蕩少爷倒转了性了。」
  「别情,你该知道六娘的手段。」沉熠歎了口气:「有时候还真羡慕你呢,不仅娇妻美妾个个如花似玉,就连乾娘都这么有本事,你,真是艳福不浅!」
  「我命好。」不想在这方面纠缠下去,见他真的从怀里掏出一搭银票来,便一皱眉,道:「伯南,外面的话是说给别人听的,你我朋友一场,你若真喜欢崔姑娘,我日后少不得叫她一声嫂子,这钱你让我怎么收?」
  沉熠却诚恳地道:「别情,我不说你也明白,我不光是为了小芸,更为我们沉家。这次红货被劫,虽然唐门念在多年交情的份上并没有追着要货,甚至还允诺派人协助我们调查那批红货的出货方向,可无论如何我家也要尽快把货补上。你也知道,珠宝这东西,不是从广东那边走私进来的,就是从倭人那里走私进来的,我家与南蛮没有联繫,宋素卿也找不到了,我又不可能从宗设那个王八蛋手里购买,只能打霁月斋、积古斋的主意,可不知是谁走露了消息,两家都把原料的价格提了近三成,我爹一犹豫,就有传言说,我沉家此次损失不是三十万,而是一百三十万,已经元气大伤,弄得许多客户都开始动摇起来,甚至一部分已经要求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了。」
  他抖了抖手中的银票,接着道:「所以,现在很多人在盯着它呢,只有秦楼把它存进了钱庄,证明这银子确实已经支付给秦楼了,我做的这一切才有意义。不过,我家的现银也不多了,所以别情请你帮个忙,这十万两银子我还要借用一年。」
  「这本来就是你的钱,你怎么用都行,我秦楼只是出张银票而已。」我笑道,心里却犹豫起来,沉家毕竟干的是走私买卖,何况六娘传来的情报说他沉家内部关係错综複杂,我不想和它发生什么经济上的往来,这十万两银票的用途可就要仔细斟酌了。
  「松江的金彩提花缎天下闻名,」我沉吟道:「而寒家妇女又多……」
  沈熠心思玲珑,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笑道:「别情,你真是谨慎。不过,就算年前松江一场大火让丝绸价格猛涨,一匹上等松缎值银也只六两银子而已,十万两纹银,那可是一万六千多匹呀,眼下受创后的松江织造局一年产量才不足五万匹……」
  「那就供给十年好了。」我笑道,两人遂草拟了一份契约。
  之后,沉熠才问道:「我去找宋素卿,发现她已经离开了,之后听说你曾经到过昆山,查到什么线索了吗?」
  我摇摇头,却问道:「伯南,那天我没来得及问你,唐门确实给你订金了吗?」
  去昆山虽然并不机密,可知道的人却很少,沉熠能够得知,足见沉家在苏松两地的影响力。只是他和宋素卿做了那么多年的生意,却不知她陆上的巢穴,想来宋对沉家并不十分信任,我也就没有必要透露宋躲在竹园的消息了。
  「不是订金,而是全额的预付款,这是唐门极少採用的方式。」他犹豫了一下,飞快地望了我一眼,才道:「我猜他们是想在年底前用完这笔银子。」
  「银子还怕花不出去?」我不由一怔。
  沉园收入中的绝大多数是田租,并没涉及到複杂的商业;师父也没有多少经商的头脑,他那庞大的财产估计很可能是我师祖的遗产,而秦楼也是六娘在主持;虽然我经常想到一些奇妙的经营点子,可对于商业运作的细节和内幕,我的知识远远比不上六娘、宝亭,当初选定宝亭主持中馈,这也是原因之一。只是我随口的一问,却让沉熠再度讪讪笑了起来。
  「好了,不给你出难题了。」我立刻就明白这定是牵扯到唐门内部的明争暗斗,而我也只需把他的猜想告诉唐三藏就算尽了我唐门女婿的责任。
  何况,唐门要的这批珠宝一旦进入市场,恐怕霁月斋、积古斋甚至宝大祥的杭州、苏州两号都会受到冲击,他们都有可能与宗设暗通消息,沉熠不是江湖人,知道太多反而对他不利。
  沉熠借坡下驴,笑道:「听说你就要迎娶殷家的二小姐了,怎么没有去杭州呢?」
  「去了杭州,少不得应酬,而我对那些繁文缛节却早就厌烦透了。」
  沉熠微微一皱眉:「可殷家怕不是这么想的吧,我家都收到了请柬呢,原本以为是你请客,看落款却是殷老爷子的名字。」
  我顿时明白了殷乘黄的用意,宝大祥经历劫难后名声大损,若要重振声威,则急需强力人物的支持,而我此时正扮演着这样一个角色。
  「怪不得他那么痛快地答应了我和宝亭的婚事,原来心中自有小九九。」我心中暗暗生出一丝不悦,又弄不清楚宝亭是不是也赞同了她父亲的做法,心中更是烦乱。
  「你不知道吗?」沉熠似乎猜到了什么,笑道:「你可别想太多了,换我是殷老爷子,恐怕还不止这点花样呢!再说,能认识江东的这些商界名人,对你也有莫大的好处,看殷老爷子的架势,或许是想把宝大祥当作女儿的嫁妆送给你吧!只是……」
  他歪着脑袋上下打量了我好半天:「啧啧」称奇道:「别情,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早听说殷家二小姐才干非凡,还没等我认识,她就已经成了弟妹啦!」
  沉熠的话果然让我心里舒坦了许多,只是想起苏州这里六娘已经準备好了一场人数不多但相当隆重的婚礼,我嘴角还是露出了一丝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