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琴色按摩-钢琴老师的按摩初体验

时间:2018-05-13
某天夜里,凌晨两点,电话声响起,吵醒了已经入睡的我,我接起电话,正他妈的想骂三字经时...「喂,艾力克酥呀,是我杨XX啦」
杨大哥!?我差点跳起来跪着接电话,杨大哥何许人也?他是某成人论坛一位颇为出名的人物,听说见过他的人很少,见过他爱妻琪琪的人更少,但这些都不是我尊重他的原因。
小弟有幸,在我按摩生涯刚开始时,杨大哥就带着爱妻来给我当白老鼠试捏好多次,让我从一开始遇到陌生女体会紧张,到之后可以驾轻就熟,甚至能装按摩高手,全多亏了当初琪琪这只白老鼠...不...这位劳苦功高的娇美人妻。所以称杨大哥是再生父母,实在不为过呀...「艾力克酥,有好康的,你赚到了!」一如以往的台湾国语,让人听了很亲切「啥?」「我正跟朋友在喝酒,他听了你帮琪琪按摩的事,也想叫你帮他老婆按按啦!」
「那真是不错的好康!」虽然很好康,但您可以明天白天告诉我呀,可惜杨大哥就是豪爽,兴緻一来,才不管你现在几点「你要谢谢琪琪,是她劝了我朋友的老婆,人家才答应,不然你是没机会的!」「一定一定,下次传好料谢谢琪琪姐!」
「后天晚上11点约他家,等会给你地址和他老婆的电话,没事别吵人家!」大哥你是喝多少了?这么豪爽帮我接单...都不问我有没有时间的。「哦哦,去他家哦?这样就约了?那他老婆身材好吗?几岁呀?」资讯这么少,我心里有种不太心安的感觉...「讚的啦,不会害你啦,我要接着喝了,你要来喝吗?不来我要挂了!」「......」
虽然杨大哥常常很无厘头,但真的是很不错的人,冲着对杨大哥的信任,我照约定的时间到了他朋友全哥的家门口等待,那是间在巷子里的老宅,很不起眼。房子看起来不小,应该是有跟家人同住...不是小夫妻自住呀!
这样按到一半不知会不会尴尬撞见家人...房间隔音不知道好不好...心里还在七上八下时,对方来电了,约11点下楼帮我开门。
11点,铁门打开了!!乍见来者有点吓到......
那是一位确定......超过50岁的老大哥开的门?全哥的爸爸?
这该怎么应对呀......
您好,我是来帮您媳妇做情色按摩的抓龙师父?
说了我会不会被乱棍打出去呀?
我的墨镜呢?现在装瞎子不知道来不来得及......「艾力克酥吗?我是阿全啦!」这口音,果然跟杨大哥一挂的!!!!!!!「啊,您好!」顿时脑中浮出三条线,我的不安感,更重了...
他热情的跟我握手,然后拍着我的肩问侯,很老派的做风,接着很热络的拉我进屋...这是怕我逃跑的意思吗?一楼是车库,房子非常的深长,我们向楼梯口走去,这时楼梯口走下来一位胖胖的欧巴桑,也年过50,微笑向我致意!
呜呜!!!我刚刚应该要不顾一切逃跑的> <
全哥,我突然想到我家里还有80岁老母要顾,我能先回家陪老母吃饭吗?
妈的,杨大哥,你是喝了多少酒呀,怎么介绍的?下次一定要搞死你老婆!
心里的OS还没演完,但职业道德已经迫使我露出笑容向前打招呼了!「全嫂妳好!」这句话,还没叫出口
欧巴桑就说话了!「都整理好了,那我先走了?」「好好,谢谢妳啦!」全哥回应欧巴桑
哦...原来她不是全嫂!!呼...我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你以为她是我老婆吗?哈哈哈!你脸都白了!」全哥有种捉弄到我的感觉「还不错唷,还很有礼貌,没有逃走,哈哈!」
虽然虚惊一场,但看全哥的年纪...全嫂可能也...算了
今天就算是帮杨大哥忙好了,该有的职业操守还是要做到的(人皆爱年轻貌美异性,食色性也,我这样的好色按摩师更是,众看官勿怪)
全哥家一楼相当的陈旧空蕩,但上了二楼...却装潢得高雅气派,客厅地上坐了一个约3岁的小男孩,瞪大眼睛看着我,旁边有张婴儿床,婴儿床上看样子,睡着一个小女婴。「这是我家老二老三,不好意思请你特地来我家,实在是因为有小孩,走不开」「我家老大上大学了,不在家。」「你看我的年纪,你一定以为我老婆年纪也不小吧?哈!哈!哈!」
我微笑的默认了,看来猜错了「我这太太是后来娶的,才31岁,比你还小啦,你不用担心啦,哈哈!」
感觉到全哥还是觉得吓到我很得意XD「我就跟小杨在猜,你看到我一定会误会的,我果然没猜错啦!」
我口中的杨大哥,在他眼里,的确只能称是小杨「我们还在猜,你看到刚刚的欧巴桑,会不会吓到逃跑!」
原来我被这两个大哥捉弄了><调戏完我,全哥开始跟我谈正事了「我老婆没接受过男生按摩,很害羞啦,她先去楼上洗澡準备了」「那...请问全嫂按摩能接受怎样的尺度?」我虚心的问道「就像你帮小杨他老婆按的那样呀,她没有喊停,你就继续!」「我老婆跟小杨他老婆蛮熟的,她有跟我老婆说过你了,应该OK啦!」「我还怕我老婆紧张,听小杨的,先灌了她两杯红酒了!」「你要不要也喝一点呀?」桌上正放着红酒和酒杯
我笑着婉拒,眼光飘到了客厅另一侧,有架看起来很高贵的钢琴「我老婆是学钢琴的,之前小孩还没出生的时侯,她太无聊还兼差教学生呢!」
这时想到,巷口有个教授钢琴的招牌,多半就是指全嫂了,接下来,全哥抱起小女婴,细细的告诉我全嫂一些床上的喜好和禁忌。楼上传来沐浴的水声,膝前的小男孩不怕生,也好奇的跑来找我磨蹭。看着小男孩澄澈的大眼,听着全哥的提醒,心里有种很异样的荒唐感......
小朋友呀,待会我真的是要搞你妈的B耶...说不定还能干到你娘...这还是你老头安排的...长大后千万不要怪我呀...突然觉得髒话怎么变得这么真实......
全嫂準备好后,我上了三楼主卧,房间很宽敞整齐,墙上挂了婚纱照!灯光微弱,但看得出来全嫂相当漂亮,算是气质型的女生,看来杨大哥果然没骗我。「全哥,等会可以放点音乐吗?有轻音乐更好。」「有呀有呀,你要不要听看看我老婆弹的钢琴,她有录起来!」「哦,这样更好呀,我刚好可以欣赏一下全嫂的作品。」
我见全嫂趴在床上,露出裸背,再看看婚纱照,啧啧...光是这样,就有种莫名的情愫隐隐发酵。
当我準备着按摩用品时,小男孩冲进来了,扑到床上喊着睡觉觉...这时全哥很不好意思的过来把小孩带开,好在小男孩很乖,也没哭闹,就被老爸哄骗去隔壁睡了。
小孩被带开,轻柔的音乐响起,佳人已上鉆板(误)...準备上工了!!为了方便起见,我请全嫂趴在床边,然后先指压她的后颈,依序按着肩颈的穴道,从肌肉的僵硬度,我知道她很紧张。
于是一边按摩,一边故意与她闲聊,也问问她现在放的音乐是什么曲子,谈着她熟悉的音乐,她就放鬆多了,我顺势为她的美背涂上精油,开始油压。「月光!」听出了刚响起的前奏,因为我对这首曲有一段有深深的记忆「嗯,贝多芬」她回应着
这首月光奏鸣曲响起,我俩很有默契地停止的交谈,静静耹听,琴音如洒落在阳台的月光,柔和温婉,不盈一握。那琴韵亦如流水,蕴满深情,细细流淌于寝间...
我在静默中缓缓推拿按摩,让她感受我指腹带给来的温柔舒缓,全嫂是位娇小的女性,肌肤的触感相当的光滑,感觉得出来平常应该也勤做保养,腰围适中,身材线条不错,以生产完一年的状况来说,她身材复原的相当良好,为这样好身材、好肤质的女生按摩,真是件相当赏心悦目的事!
偶尔眼角一瞄,全哥就站在门口,抱着小女儿边看边哄小女儿睡觉,我按遍肩胛、背部、再按压腰部,等经络穴道按完,再叠手画圈大範围地揉捏整个背部的肌肉。这样的手法,对大多数的女性来说都相当受用,全嫂也不例外,偶尔还能听她发出舒服的嗯啊声。
当下一首绿钢琴的音乐响起时,我掀开被子,她身上仅有的紫色蕾丝小裤裤被我顺势脱下,圆润饱满的臀部,是母性的象徵,吸引我沉溺似的揉捏,正当我迷恋地推揉蜜桃美臀时...
真的有人乱入了!!!
小男孩闯了进来,本来顾门的全哥不见纵影「嘛嘛在做什么?」小男孩张着大眼问「嘛嘛不舒服,叔叔帮嘛嘛呼呼!」我有点尴尬的回答「我也帮嘛嘛呼呼!」
小男孩于是看着我揉着他妈妈的光屁屁,有样学样地拉着妈妈的手揉了起来,全嫂似乎有些睡意,没有阻止小男孩,只是轻轻的拍拍儿子的头就让她拉着手呼呼了。
当小男孩呼呼完手,正想过来跟我一起呼呼他妈妈的光屁屁时,全哥冲了进来,把这小家伙拉走,好险,接下来的画面可是儿童不宜呀!
小男孩乱入的插曲结束...耳畔另一首抒情曲奏起,全嫂已无力告诉我曲目了,我慢慢地按完双腿,请全嫂转身,开始挑逗她的胸部,大概是还有母奶的关系,全嫂的胸部蛮丰满的,也因此我不敢乱揉,稍稍轻抚后,开始按压耻穴周围,然后伸手触揉蜜穴,全嫂很赏脸地...下面溼答答了!
这时背景乐居然演奏起了节奏急促的曲子!好像在催着我冲刺一般,有没有这么刚好?时机成熟,戴好套套,就给他督进去了,全嫂一开始有些不适应,但没多久就整个人放鬆享受了,遇到很兴奋时,还死摀着嘴,不叫出太大的声音。
暗室中,我望着墙上全嫂的婚纱照,在她们夫妻的床上,肉棒卖力的进出她的小穴,又看着她一手抓床单、一手摀嘴,拼命压低声音显露痛苦的神情,真有种在姦淫别人新娘子的悖德快感!
这种快感实在有够催精!这时又隐约看到全哥在门外探头!一股强烈的荒唐感,又加重了刺激!在抽插中的肉棒似乎肿胀的更大了,有种急着想要发洩的冲动,一点一滴的凝聚在龟头,好在自己也没漏气,最后还是让全嫂先喊投降才喷发出来。
结束后,全哥把两个小孩安顿好,又招待我喝了杯红酒小聊一番,才肯放我离开,老派商人的作风,真的是礼数周到呀!
事后杨大哥也打电话来问我进展如何,果不出其然,他是打来取笑我的「听全哥说,你被他们家的帮佣吓坏了?哈哈,被我们整到了吧XD」
言犹在耳,却一转眼就过了两年,近来听杨大哥说全哥去年底又添丁了,这位老大哥现在不仅要顾老婆小孩,还频繁往来两岸做生意,忙得不可开交,想起他爽朗的笑声,不得不讚他一句:都年过50了,还是一尾活龙呀!
仅以此文,祝福全哥一家人,也以此记念这段有趣的经历。【完】